分享台

【转载】【独家专访】729声工场:承包这届年轻人的耳蜗

墨恋 · 2月21日 · 2021年 · 602次已读

本篇内容原地址:微博 “人民文娱”→ 原地址

这是一个幕前幕后不再严格区分的时代,尤其对配音行业而言。随着“二次元”崛起,配音演员以一种新的姿态出现在大众面前:他们不再单纯地缩在配音室里,也不只是在角色背后,而是更多用声音魅力和自我个性,透过动漫、游戏、影视剧、广播剧等等,走向台前。

十五六年前,阿杰初入配音圈,得用56K网速拨号上论坛寻找“同好”,需要专业前辈引路才可能进入圈子,几个人搭个草台班子就能录个广播剧。那时的他未曾想到,有一天,人人都能在B站上做Up主(视频上传者),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广播剧可以商业化和偶像化,一向在幕后的配音演员还能在网络世界收割“流量”。

图:阿杰

在北京东五环高碑店附近,人民文娱记者近距离参观了阿杰创立的配音基地“729声工场”(简称729), 上下两层的工作室,大部分空间都被配音室占据,从门外走过,能清楚听到从屋里传来节奏明快、画面感十足的对戏声。

阿杰和他的同事从休息室里走出来,身边有人说他“声音穿透力强”,他立马压低嗓音,换上了一副沙哑的“巫婆嗓”说:“这样就不穿透了吧?”

一个导游的配音梦

729是如今最受追捧和市场青睐的配音机构之一,几乎每一位演员都有自己的粉丝团。“零几年那会儿一年戏的产量很少,有时配音演员两三个月才配一部戏。”阿杰说,“哪像现在天天都有各种电视剧,还有动画片、广播剧、游戏。”

阿杰本名张杰,1978年出生于北京。跟很多同龄人一样,阿杰从小就是动画片和译制片的粉丝。“怎么当配音演员?我想了想,配音应该是在录音棚里边,前面摆一个话筒,播音主持专业肯定就是了。”高考那年,虽然没受过专业训练,阿杰还是凭借优越的声音条件通过北京广播学院的初试,但复试失利,没能进入播音系,最终选择了旅游英语专业。 

图:阿杰

毕业后,阿杰在一家旅行社工作,闲暇时间还能玩玩配音。直到2003年,非典让整个旅游业忽然停摆,阿杰一下子掉进了半失业的状态。深思熟虑后,阿杰决定辞掉工作,重拾配音梦。“至少不用负担房租,可以在父母家里边‘蹭’,比现在这帮来北上广打拼的小孩负担小多了。”

“当时上网搜‘配音’,弹出来一个中国配音网。居然能找到一个配音网,这太神奇了。”那时候配音有鲜明的“朝野”之分,专业配音演员大多出自戏剧院、电影厂、文工团,而许多业余爱好者就聚在论坛、网站,上传视频资源、讨论配音技巧,发布自己录制的作品。与如今全民“up主”的风潮不同,那时候的配音世界,是个彻底的小众圈层。

“也因为都是小众的爱好者,所以大家发现同好,都非常热情,容易玩到一起。那个时候也没什么钱,买一根10块钱的耳麦就开始玩配音。” 

这种自娱自乐,让阿杰有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认识了不少行业大咖,他才渐渐真正踏入专业配音圈,接到了一些龙套演员的配音工作。2008年,阿杰在《火线追凶》为钟汉良饰演的法租界探长钟房配音。这部戏每集独立成篇,需要演员不停调动情绪大幅起落,阿杰每次配都要铆足了劲。“当时能把那个角色啃下来,确实不容易。”他说。

图:《火线追凶》海报

2011年,阿杰在热门剧集《甄嬛传》中为温文儒雅的温太医配音,俘虏了全国观众的耳朵,他才觉得自己“可以了”。

不过,对众多粉丝而言,阿杰最闪光的一部分,还是来自“二次元”的力量:动漫《全职高手》里的叶修、游戏《恋与制作人》中的白起,广播剧《步步惊心》里的八阿哥⋯⋯他因而被粉丝称为“杰大”,729也因为参与众多二次元作品备受关注。

2005年7月29日,阿杰和几个配音爱好者一起完成了广播剧《阴阳师》的混音,准备在“中国配音网”发布。一帮人绞尽脑汁想不出发布ID名,阿杰一看当天的日期,就说:“要不咱就叫729吧。”于是,“729配音组”正式成立。

《阴阳师》上线后引起不少关注,听众纷纷催更。“过去在我印象中,喜欢听广播剧的人年纪会偏大一点,后来发现,年轻群体对广播剧有很大的热情。”阿杰说。在日本,广播剧是二次元文化中的重要一环,小说、漫画被改编成剧本,再由“声优”通过丰富演绎塑造立体的声音角色。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广播剧也吸引了众多中国年轻人。

图:阿杰、杨天翔和苏尚卿

为了配音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2016年,“729声工场”成立,一年后,729策划、出品了中国第一部商业广播剧——《杀破狼》。

该剧由阿杰与杨天翔担任配音导演和主要配音,如今播放量已经破亿。“这让整个生产环节方方面面的人认识到,广播剧有这么大的市场。”阿杰说,“从前没有人提,你就非得把成品呈现在大家面前,听众才发现这是他们需要的。” 

图:《杀破狼》海报

时代改变了市场,市场吸引了全新的血液。如今的729,一群“90后”配音演员称为中流砥柱。在电影《妖猫传》中给日本僧人空海配音的杨天翔,活泼热情,采访中时不时就能带出几个梗。从小喜欢配音的他原本在中国农业大学读“王牌专业”植物生产,读到一半觉得这个专业实在太不适合自己,直接转到了传播系。“只要跟我有关系的人,都知道我喜欢配音,那会儿我都在一个公司实习了,一个学长给了邮箱,说可以跟着这位老师学配音。”杨天翔二话不说发了自己的声音作品,跑去老师的棚听人录音,倒有些拜师学艺的架势——这位老师,就是阿杰。

图:阿杰和杨天翔

“我爸一开始还比较反对,因为确实学配音太不稳定,而且行业又太小众,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干嘛。”杨天翔说,“但对我来说,我愿意为了配音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让配音成为一种生活。比如一个角色要的是声音不那么完美,我可能近期就会故意吃辣。”

在采访中,杨天翔提到了配音职业的“成就感瞬间”:“比如说我配完音,走出录音棚,剧组人员微笑地看着我说,谢谢你,给我们角色增光了,那时候我觉得真好,能够帮助人家去完成一部戏。”

图:杨天翔

多年的配音工作让杨天翔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论,在他看来,配音演员的成长路径需要有关键几步。“我觉得不单是配音,就是艺术类相关的工作,一定要先学会欣赏,想办法给自己建立一个比较完整的审美标准,多看多听,了解这个行业的老师们都是怎样工作的;第二就是要学会模仿,当你模仿得很像了,第三就是实践操作。第四就是相对高级的层次了,就是创作,去做那些属于你的艺术作品,独特的、有个人风采的。这是我总结的规律。”

千里北上的配音故事

相较于杨天翔,另一位人气配音员苏尚卿的入行则更“曲折”些。他从高中开始就对动画深感兴趣,不仅在课业之余绘画,也对配音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参加了一些配音比赛,还在大四时只身从广西来到北京,一面准备毕业一面开始北漂追梦。从龙套演员到给《大鱼海棠》男主角配音,从因性格内向配音受限到如今独当一面做导演,他已在这条路上走了近10年。因为日常“软萌”的反差个性,苏尚卿在现实世界也收获了大批粉丝,他的网名叫“西呱双”,因此粉丝也都亲切地称他为“双儿”。

图:苏尚卿

初到北京做配音演员,苏尚卿也是从龙套配起。普通话不好,气质不适合挑战太强硬的角色,对句式变化把握不完美,都曾是困扰他的问题。看起来温吞的“双儿”,内心里其实有着破釜沉舟的魄力。“普通话不好就练绕口令,反正暴露什么问题,就专门朝那个方向攻克它。”

2016年,苏尚卿为电影《大鱼海棠》男主角配音。“这算是我成长路上挺标志性的一个作品,也算是我觉得好像能说自己是个配音演员4个字的作品。”在他看来,配音行业的发展离不开国产动画的发展。

图:《大鱼海棠》海报

2015年,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史无前例地获得超9亿票房,接下来《魔道祖师》《狐妖小红娘》《哪吒之魔童降世》引发热潮,市场对配音演员的需求也有了大幅增长,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入行而不是单纯把配音当作爱好。

如今,苏尚卿也有了新的身份——配音导演。“我觉得自己还不是很擅长,还在摸索。配音工作本来就是很主观的,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同一个角色每个人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于是就会形成大家常说的贴脸的问题。我觉得配音也好,其他艺术工作也好,最难的地方就是没有绝对的标准,这就是所有人都需要不断学习、探索的东西。”

图:苏尚卿担任配音导演的广播剧《六爻》海报

在配音行业越来越规模化的今天,年轻的配音演员们逐渐成为“明星”。在729,有多伦多大学双学位毕业的金弦,也有配音系科班出身的徐佳琦。“近几年随着部分配音演员走到台前来,被大家所认可,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变化。”金弦说,“从幕后工作者,变成了可以把自己的创作带到台前跟大家分享的状态,其实挺好的一件事。” 

图:金弦

图:徐佳琦

新一代的配音演员们,不仅仅用业务和作品让行业从幕后走到台前,也在用自己的思考和创造改变着行业的现状。就像阿杰说的:“我们这代人需要做一些事情,不能让配音只是局限在小众文化里,通过这些走到台前的活动,一步一步让配音这个行当被更多人了解和喜爱,这就是我们的愿望。”

图:729声工场大合影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