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阁

【普本】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

墨恋 · 6月25日 · 2022年 · · 928次已读

爱pia戏 本号 → 43858原创编剧:夜糜

编剧:夜糜
音效提供:瑚琏
美工:泽鹿

故事简介

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该舍的舍不得,只顾着跟往事瞎扯——李宗盛《给自己的歌》

人物角色

♂ 严耀:男,当初的年少轻狂让自己一败涂地,习惯性的逃避一切问题,就这么吊儿郎当的活着。 

♀ 梁杉:女,表面是个独立早熟没心没肺的人,其实一直缩在自己的乌龟壳里,害怕改变。(第二个字是shān,不是彬!!)

背景音乐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zip

剧本(字数:9096)

情绪提示:(情绪)
情节提示:【情节】
配乐提示:——BGM:配乐——
混响提示:(os)

—— BGM01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严耀:(OS)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今天是她的第三十个生日,也是我和她相识的第十三年,如同往年那样,我打开手机,拨通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

梁杉:喂?

严耀:是我。

梁杉:(微笑)今年又是在哪?

严耀:在鼓浪屿的一家茶楼。

梁杉:怎么挑这个季节去?

严耀:现在人少点,不吵不闹,挺好的。

梁杉:……你女朋友呢?

严耀:她在洗澡。

梁杉:哦。

严耀:……你老公呢?

梁杉:还在公司忙呢。

严耀:梁杉……生日快乐。

梁杉:谢谢。

严耀:……我挂了。

梁杉:恩。

【电话挂断,嘟声良久】

严耀:(低喃)女朋友嘛?是该找个了。

严耀:(OS)放下手机,听着外面的雨声,一个人躺在床上,一点一点回想我们的过去。七年前,在和第一任女友分手后,我回到了上海,我和她的一切也是从那一刻开始。

—— BGM02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七年前】

梁杉:真被你吓一跳,突然就来电话了。屋子都给你收拾好了,只管把东西往里搬吧。

严耀:没什么东西,就两个旅行箱。

梁杉:不是吧?就这点东西?我还以为你长期住呢。

严耀:我是准备长期住呀,缺东西就去坑你的,嘿嘿。

梁杉:喂喂,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损啊,好歹我也是你房东,你不该拍拍我马屁什么的?

严耀:成啊,那,梁杉女士需要我鞍前马后地服侍您吗?

梁杉:小耀子,去,给朕搬个凳子来,朕要赏你点珍宝。

严耀:喳,小的这就去。

【严搬来凳子,自己往地上一坐】

严耀:坐吧,要给我什么东西?

【梁杉搬出一个大纸箱放在严耀面前,坐下】

严耀:嗯?(拆纸箱翻看)

梁杉:这些都是从你老家寄来的,你那时说走就走了,干嘛不肯跟叔叔阿姨说你在哪?二老没办法只能来找我喽。

【纸箱里是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还有包着的钱】

严耀:寄这些干嘛,我又用不上,真是无聊。

梁杉:你胆子也够大的,也不怕二老急出病来,你以为让我带几个口信他们就能放心啊?

严耀:那不是年少轻狂嘛。

梁杉:你现在也是孩子心性……(认真)干嘛不回家?

严耀:喂,我好歹也比你大五岁,别总这么老气横秋,会没人要的。

梁杉:这不劳您费心,我可是有男人的人,倒是你,怎么不带个女人回来?

严耀:呵,有什么好带的,再说吧。

梁杉:当初你带着小女朋友走的时候那叫个潇洒呀,现在知道外面难了?这年头不需要面包的姑娘就是傻子,迟早被生活磨成残废。

严耀:所以她不傻呀,有了更好的男人就跑了,留我这么个傻子,等着被磨成残废。

梁杉:……喂,你还没回答我呢,干嘛不回去。

严耀:有什么好回答的,不就是没脸回去。没钱没女人的,回去干嘛,回去也是被三姑六婆抓着相亲,结束自己的浪荡日子罢了。

梁杉:行~你自己看着办,反正这半年房租你是给我了,我才懒得搭理你。

严耀:别不搭理我啊,我好饿啊。

梁杉:饿死拉倒,我等下还要和男友出去吃饭呢。

严耀:还是那位?

梁杉:恩,是啊,一不小心都谈两年了。

严耀:没见过你们这样谈恋爱的,每个月就在一起呆个两三天,节日也不见一起过,就不怕对方跟人跑了?

梁杉:他上班忙也没办法,反正我们都不喜欢腻在一起。而且,有什么好怕的,大家都是奔着过日子去的,懒得像小年轻那样玩什么轰轰烈烈,麻烦死了。

严耀:梁杉小朋友,别老让我提醒你,你今年才二十三岁,比我还小五岁,好吗?

梁杉: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幼稚?好了不聊了,我要走了,Bye。

严耀:恩,去吧。

【梁杉离去,严耀还是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纸箱发呆】

梁杉:(OS)他回来了,一个人。我还是在这里,看着他满身疲惫,什么也不做,就这么看着。很多年前,在他为了一个女人离开这里时,我就决定不再做什么了。我给自己寻了个安稳的港湾,现在这个男人会在不久后和我结婚,我会有安稳的日子,没有任何波澜。

—— BGM03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跨年夜,梁杉拽着严耀在外滩拥挤的人群里穿梭】

严耀:我去,你什么时候爱凑这种热闹了。

梁杉:你以为我像你这么无聊啊,跨年窝家里多没意思,还是出来有劲儿。

严耀:大姐,你拖你男人去啊,抓我干嘛?

梁杉:找抽啊,他出差呢,我才不要在家睡觉,你不觉得这里很有气氛?

严耀:是是是,有气氛,等我们被挤成两片薄饼了,就更有气氛了。

梁杉:哪那么多废话要不是看你一个人在家可怜巴巴的,我要这么费劲嘛!把我包看好了,挤死你也不能压坏我的包知道嘛!

严耀:呵呵。

梁杉:哎哎!!!去那边!!走走走往那边去。

严耀:喂!大小姐!喂喂!你稳重点!别挤了!

梁杉:你丫不说我扮老嘛,我今儿就十八一只花给你看看!

严耀:梁小花儿你饶了我吧!救命啊!

梁杉:让人流来得更猛烈些吧!哈哈哈哈哈!

严耀:(OS)那天……她的笑容很美,拽着我的手小小的,月光照在她白净的脸上,让我觉得很平静,很踏实。

—— BGM04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楼顶】

梁杉:(微喘)看,这地方好吧,让下面的人挤去吧,我们呆这里等跨年。

严耀:(微喘)就为了这么个地方,你犯得着拽着我吗?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人流简直就是穿越火线,我真怕自己被踩死。

梁杉:怕什么,大不了我给你陪葬。

严耀:那成,以后我出了什么事儿一定拖你入坑,有难定要同当,有福绝不同享。

梁杉: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狼心狗肺啊。

严耀:多谢夸奖。

梁杉:严耀,我有说过这句话吗?你的脸皮厚度可以绕地球三圈。

严耀:恩,应该没说过,听着挺新鲜,还有什么花样?一起说来乐呵乐呵。

梁杉:我花样可多了,比如说,(正经)严耀同志,啥时候回家看看?

严耀:好了好了怕你了,别说这些了,今儿不是你说带我出来玩,怎么玩?看人群啊?

梁杉:当然不是,哎,几点了。

严耀:十一点五十。

梁杉:恩,刚好。把我包打开,东西拿出来。

严耀:哦……

【打开背包,拿起啤酒】

严耀:哇靠,我当你丫让我护着什么呢,不就两听啤酒,这玩意儿又挤不坏。

【梁杉拿过啤酒,打开递给严耀一听】

梁杉:拿着。

严耀:干嘛,准备和我对酒当歌,聊人生?

梁杉:(喝)我是不知道你想不想聊,反正我不想,那种喝着酒聊信仰,然后醉了以后本性毕露什么的,不太适合我们。

严耀:呵,你也知道啊,那现在是干嘛?

梁杉:你没看我就拿了两听啊,要是这点都能醉我就把你从这高楼给一脚踹下去。

严耀:哇擦,这么狠?

梁杉:反正又摔不死你,没看下面密密麻麻的人肉垫子?

严耀:行,你说什么都有理。(喝)

梁杉:喂,省着点喝,要喝到十二点呢。

严耀:不会吧?我们两的酒量,这塞牙缝都不够,你还让我喝到十二点?要不我用舔的吧。

梁杉:要不我去给你找个狗盆?不然我怕你舔的不习惯啊。

严耀:啊呸,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说话?

梁杉:我要是温柔善良贤惠可人了,你就习惯?我怕你到时候求着我对你又打又骂的。

严耀:唉,我怎么就这么衰,认识你这个家伙。

梁杉:我这家伙怎么了?你饿了给你吃饭,你在外浪荡给你地方住,怕你无聊叫你出来玩,这么不辞辛劳地陪着你,你还不烧高香感谢老天保佑啊。

严耀:(喝酒)梁小花儿啊,当初我饿了三天,你就施舍我一碗白米饭,你还真的是只给我吃饭啊,还有,什么叫给我地方住?我可是给你房租的好吗?另外,我今儿都快被挤成人干了,我真的好想我的被窝,你要不要这么狠心把我俩拆开?

梁杉:严耀同志,算我怕你,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儿您老能不能别提了?

严耀:好像是某人先起的头吧。

梁杉:哎,我说,你看电视里一男一女喝酒都是浓情蜜意的,怎么到我们这儿就一脸嘲讽?

严耀:这叫实在,和你太熟,懒得和你说那些风花雪月。

梁杉:懒?我看你是不会吧,有本事你来呀,来和我浓情蜜意,风花雪月呀。

严耀:你别后悔啊,到时候拜倒在本大爷的裤脚管下,我可不会搭理你。

梁杉:放心,我没那癖好,我还嫌你脚臭。

严耀:(清嗓)我亲爱的杉儿~

梁杉:(呛到)给我把舌头撸直了说话。

严耀:杉杉宝贝儿~

梁杉:你大爷!

严耀:哎,乖。来给爷波一个。(嘴凑过去)

梁杉:(躲闪)我去,死一边儿去,你口臭。

严耀:(起身欲扑)别跑啊,花姑娘,不要害羞嘛。

梁杉:严耀你个神经病!(跑)你就不能像韩国欧巴那样温情款款嘛!

严耀:(起身追)你懂啥!爷们儿的内心深处都是喜欢日系的!这就是实在的风花雪月!别跑呀,来和我浓情蜜意吧。花姑娘~

梁杉:贱人!你这是调戏良家美女你知道吗,看我不捏死你!(回身扯脸)

严耀:嘶~哎哎疼!放手!你个糙汉,快放手。(对方放手)嘶,疼死我了。

梁杉:哼哼,知道厉害了吧。(突然想起)哎哎,几点了。

严耀:(就地一坐)五十五,你烦不烦,等到点了下面的人一定会鬼叫的。

梁杉:(蹲下)哎,这给你。

严耀:什么?

梁杉:新年礼物。

严耀:……礼物?什么阴谋?

梁杉:快拆!哪那么多废话。

严耀:这么小个盒子,不会是求婚戒指吧。

梁杉:你脑残啊。

严耀:恩?这什么东西?种子?

梁杉:恩。

严耀:什么种子?西瓜?南瓜?冬瓜?

梁杉:你就不能别想着吃啊。

严耀:可我饿啊。

梁杉:饿死鬼投胎吧你,乖乖种,种出来你就知道是什么了。

严耀:这么神秘?还不肯说,不会是什么毒草吧。

梁杉:是啊,我就想毒死你,把你丢黄浦江喂鱼。

严耀:这你给我,我也养不活啊,这东西怎么养?

梁杉:埋土里,每天多浇浇水,晒晒太阳。

严耀:听着挺简单。

梁杉:算了你还是还我吧。(伸手想拿)

严耀:(闪开)别啊,你难得良心发现送我个礼物,我一定好好种,要种不活你可别打我啊。

梁杉:恩,随便。

严耀:你就没点什么走心的话要说?

梁杉:哦,(认真)希望你健康快乐,一生平安。

严耀:算了,是我想多了。

梁杉:我是认真的,人这辈子,健康快乐平平安安就够了,不是吗?

严耀:呵,也是,人就是贪。

梁杉:……严耀,我们是朋友吧。

严耀:恩,是啊,是朋友。

梁杉:(笑)快!把你手上的啤酒给我喝完,马上十二点了。

严耀:啊?哦。(赶紧喝)

梁杉:(起身)快啊,下面都开始倒计时了!还磨蹭什么呢!九!八!

严耀:靠!不是你说慢慢喝的,(猛灌呛到)咳咳。

梁杉:七,你丫快点!六!五!

严耀:(匆忙起身)咳咳,六五!

梁杉:(同步)四!三!二!一!

严耀:(同步)四!三!二!一!

梁杉:(同步)新年快乐!

严耀:(同步)新年快乐!

梁杉:严耀!你个猪头大笨蛋!

严耀:你才猪头,梁杉!你个宇宙无敌梁菊花儿!

梁杉:滚犊子的,你才菊花,我是十八一只花。

严耀:切,还不就是朵菊花。

梁杉:你妹!(顿)噗哈哈,严耀你个大傻蛋!哇哦!

严耀:梁杉十八一菊花!哈哈哈!

【二人在楼顶笑闹着,漫天烟花绚烂】

梁杉:(OS,低喃)严耀……你真的是,傻瓜。

—— BGM02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两周后,严耀卧室,梁杉开门径直进来】

梁杉:哎,这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

严耀:啊,我的大小姐,现在才六点多,你赶着投胎啊。(嘀咕)头疼死了。

梁杉:小弟弟啊,我八点还要上班呢。

严耀:你上你的班,来我家干嘛。

梁杉:借你个厨房做早饭。

严耀:什么早饭,你家没厨房啊。

梁杉:有呀,我懒得用,反正你也会来蹭饭,直接在你这里做得了。

严耀:能不能做好放桌上,让我再睡会儿?

梁杉:你晚上在干吗?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严耀:打,游,戏。

梁杉:呵,是泡,妹,纸吧。(抓住被角)再不起我掀被子了啊,我掀了啊!

严耀:(抓狂)啊啊啊,怕你了,我起我起。

梁杉:晚上也在你这里做,我带排骨回来,你煲汤给我喝。

严耀:你当我是御用大厨啊?

梁杉:你也就那点厨艺还让我看得上了,知足吧,哎呀,我忘了早上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严耀:快走吧,正好我再睡会儿。

梁杉:喂,你楼下信箱钥匙没换吧?

严耀:我没事儿换那个干嘛。

梁杉:那我走了,你早点起来。

严耀:(疲惫)恩!

【梁杉下楼,开信箱,翻看电费单】

梁杉:(嘀咕)这货电费这么贵,肯定天天通宵打游戏。我只是顺便帮他交电费,对,就是顺便,反正都要交,恩,就是这样。

【手机铃响,主任来电】

梁杉:(吓一跳)额,喂?恩,明天早上六点?好的,我知道了,客户就交给我吧。谢谢主任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好好准备!

【挂断】

梁杉:嘻嘻,一大早就有好事儿。看来今天晚上不能去严耀那儿了。

【给严耀打电话】

严耀:(疲惫)喂?大小姐,你不是刚走吗,又怎么了?

梁杉:明天我要应付个财神爷,今天准备加班,别等我吃饭了。

严耀:恩,你忙你的呗,我就没打算等你。

梁杉:贱人,我不去你不会饿死吧?

严耀:(累)放心,我一定活得好好的。

梁杉:怎么了?声音不太对啊?

严耀:没什么,就是没睡醒,睡了睡了!

【挂断】

梁杉:喂!切,真是头猪。

—— BGM05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梁杉:(OS)今天下午准备材料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宁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他疲惫的声音。时不时地去看手机,总觉得他会给我来个电话。

严耀:(OS)每天晚上通宵打游戏,如果没有某人盯着,可能一天都不会吃东西。今天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四肢很沉,看来身体吃不消了,呵。

梁杉:(OS)抬头看钟,已经晚上七点了,同事给我带了饭,不知道他吃了没。

严耀:(OS)窗外飘来各家各户的饭菜香,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突然有点想念某人逼我吃饭的样子。

梁杉:(OS)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停下笔,再次看向手机,还是毫无反应。

梁杉:(抓狂)啊啊啊,严耀,算你狠。

【梁杉打严耀电话,半晌接听】

严耀:(不适)喂?

梁杉:我来看看你饿死没。

严耀:(疲惫)还没。                                                        

梁杉:怎么这么乖?平时一定会顶嘴的。

严耀:懒。

梁杉:哎,你真没事吧?

严耀:恩。

梁杉:要不我早点回来?

严耀:不用,又不是什么大毛病。

梁杉:果然生病了,还嘴硬个什么,我马上回来。

严耀:(打断)不用了,反正我也习惯了……

梁杉:(打断)闭嘴,躺下,等我!

【电话挂断】

严耀:(OS)愣愣地看着手机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已经挂断了。疲惫的靠在床头,抬眼望向窗外,今晚似乎没有星星。四周,空空荡荡。

梁杉:(OS)挂了电话,立刻开始匆忙地收拾东西,不管不顾地冲下楼。抬眼看着往来的路人,耳边,嗡嗡作响。

严耀:(OS,同步)我,到底在做什么?

梁杉:(OS,同步)我,到底在做什么?

—— BGM06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梁杉开门进屋直奔卧室,手里拿了个大塑料袋】

梁杉:(微喘)刚在电话里忘了问你哪不舒服,所以我把平时能用上的药都买了点,多出来就放药箱,以防万一。

【严耀慢慢起身,梁杉放下袋子坐在床边】

梁杉:(温柔)严耀,感觉怎么样?

严耀:哎,进来不知道敲门啊。

梁杉:切,我可是房东,来看看房客跑了没。

严耀:要是我哪天带个女人回来,你不是坏我好事嘛。

梁杉:哎哟,还会和我贫嘴,看来没什么问题。(顿)冷不冷?

严耀:恩,有点。

梁杉:被角盖好。真是的,都不会照顾自己,头疼吗?

严耀:还好吧。

梁杉:有咳嗽流涕吗?

严耀:没。

【梁杉很自然地将额头贴上严耀的额头】

梁杉:恩,有点热度。

严耀:……

梁杉:但还好,不太烫。

严耀:……喂。

梁杉:恩?

严耀:你还真不把我当男人啊?

【四目相对】

梁杉:(立即起身)反正你也不把我当女人看。

严耀:呵,我们认识多久了?

梁杉:六年吧,怎么了?

严耀:感觉已经认识很久了,看着你像看我妈一样。

梁杉:呵呵,我该高兴吗?

严耀:(浅笑)就是觉得亲近。

梁杉:儿啊,听妈一句话,别想太多,乖乖休息吧。

严耀:……我们好像就没好好说过话。

梁杉:呵,和你这家伙没法好好说。

严耀:我们认识这么早,又这么熟,你说,为什么当初我不是和你在一起?

梁杉:烧糊涂了吧,怎么聊起这个了。

严耀:脑袋里就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念头,仔细想想挺后悔的。你看啊,你人长得呢不是天仙,可我看着舒服,家里也不是特有钱,但你自己会赚,身材说不上魔鬼,但也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你说,我怎么就没喜欢你呢。

【梁杉坐到地上,靠着床边,背对着严耀】

梁杉:可能因为我嘴比较损,没那么小鸟依人,遇到事直接撩起袖管自己扛,不像你前女友那么会撒娇。

严耀:我没听出来这是缺点。我当初怎么会跟那女人玩私奔?(苦笑)你说是不是和你呆久了,才会想找个和你完全相反的处处。

梁杉:那你一定是有病。

严耀:我也觉得我有病……你现在日子过的真不错。

梁杉:恩,有人疼有人爱,即使没钱还有个有钱的男人靠着,好在,他不嫌弃我。

严耀:你这么个好女人,他有什么好嫌弃的。

梁杉:你当初不就嫌弃我。

严耀:是啊,我当初怎么就嫌弃你了。你说我是不是老了,最近老想以前的事,停也停不下来。

【梁杉回头看着对方】

梁杉:所以你就去通宵打游戏?

严耀:恩,感觉那样会好点,不会那么烦。

梁杉:以后有事就和我说,你那样就是蠢,没用的。

严耀:我知道。

梁杉:那以后好好的,按时睡觉,按时吃饭。

严耀:好。

梁杉:你要想在我这里多呆会儿,我就托人给你找个工作,不然闲在家不像话。

严耀:恩,也是。

梁杉:……回去吧。

严耀:……

梁杉:虽然二老嘴上让你别回去了,可毕竟是自家儿子。上次我去看他们的时候,感觉叔叔阿姨老了好多。那是父母,有什么问题不能说开的,说到底都是身上的一块肉,要疼一起疼。

严耀:……过年,我回去。

梁杉:(轻笑)突然感觉我还真的像你妈。

严耀:……(随口)要不你跟了我得了。

【梁杉重新背对对方,头后仰靠在床边】

梁杉:……又犯病啊,我有男朋友。

严耀:对哦,那怎么办。

梁杉:要不你做我情人吧。

严耀:好啊,没问题!只要你包吃包喝,给钱花!(躺倒)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任你玩儿。呵呵呵……(慢慢止住笑,陷入沉默)

梁杉:呵。

【梁杉沉默半晌,起身去倒水拿药】

梁杉:(轻声)严耀,起来吃药吧。

严耀:懒。

梁杉:(扶他起身,淡)别呛到。

严耀:……恩。(吃药)

梁杉:今天天真暗。

严耀:恩。

梁杉:饿吗?

严耀:恩。

梁杉:我去给你煮粥。

梁杉:(OS)去厨房的时候看到卧室窗台有个小花盆,里面的花苗刚刚冒出了头,现在还看不清是什么植物,等到了夏天,它就会开花了吧。

严耀:(OS)我和梁杉可以说是所谓的青梅竹马,我们一起逃课,一起爬树,一起回家,一起挨骂。可唯独,我们没有在一起。她嘴里总念叨的前女友,其实我没那么喜欢,只是不想和她变成顺理成章的样子。那时候太年轻,总想着花花世界,而现在,我空无一物。

—— BGM07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严耀:又这么早回来?我感冒真的好了,别搞得我像残了一样。

梁杉:别自作多情了,我不过就是工作忙,饿的快,去外面花钱,还不如上你这儿来的划算。

严耀:呵呵,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梁杉:这么乖?想干嘛?

严耀:哎,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特像小情侣,晚上一起吃饭,没事儿打情骂俏一番。

梁杉:恩,的确像。

严耀:你说真的!?

梁杉:(打断)像老妈和儿子。

严耀:靠,我也真是嘴贱,和你提了这么一茬。

梁杉:哎哟,别这么自卑嘛,我不介意我儿子有先天缺陷。

严耀:算了算了不聊了,我去做菜了,真是块榆木疙瘩。

梁杉:嘿嘿,那就劳烦你好好伺候我这块疙瘩了。

【消息提示音】

严耀:(远处)哎!你手机响了。

梁杉:啊?哦!

【看到是主任的消息】

梁杉:严耀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啊!

严耀:哦,去吧!带把伞,外面下雨呢!

—— BGM01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楼下】

梁杉:喂,主任。我……我在家。对不起!我真的有好好准备,不是的!我很在意今后的晋升。主任,不用说这么严重吧?是,对不起,我知道这次对公司来说很重要,我一定……

【被挂断】

梁杉:……(叹气)果然搞砸了,只能在明天会议上想办法弥补了。

【电话铃响,梁杉看到是男友的电话,愣了一会儿后接通】

梁杉:……喂?在家。没,就我一个,没事儿你忙吧,我挺好的。结婚的日子啊……我和父母商量下吧。彩礼你让长辈们聊吧,我无所谓,都一样。好,挂了,你注意身体。

【严耀从窗口瞟到楼下的梁杉】

严耀:(OS)恩?那家伙在那里干嘛呢,她最近工作应该挺忙的,给她烧顿好的补补……也不知道还能这样多久。

—— BGM08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严耀:小时候不经常来蹭饭,怎么大了还是吃不腻,你倒是慢点。

梁杉:干嘛!住我的屋,用我的菜,还不让我潇洒地吃啊!

严耀:喂喂喂,你要我提醒你几遍,我是交了房租的。

梁杉:是啊是啊,交了房租,哼。

严耀:干嘛呀,大小姐,今儿脾气这么大。

梁杉:没,就看着这饭特别顺眼,想多咬它几口。

严耀:……梁杉。

梁杉:恩?(吃)

严耀:……我下周去云南。

梁杉:(顿住)哦,自己注意安全。(继续吃)

严耀:呵,我一大男人这么晃荡着也不像话,不是答应了你过年回家嘛,总不能空手回去。昨天一个哥们儿打电话来,听那意思是准备去云南开辟条商路,你看是不是跟丝绸之路那样伟大,反正我是准备去抱他大腿了。

梁杉:恩,加油。(吃)

严耀:……但也可能今年不回来,谁知道会怎样。我要是过年没回去,你不许生气啊。

梁杉:不会。(吃)

严耀:……没别的了?

梁杉:恩?(吃)

严耀:……梁杉,你说我将来要是喜欢个像你这样的女孩该怎么办啊?

梁杉:……(吃)

严耀:一天到晚不肯把话说出来,全憋肚子里。你看啊,我要是不了解她也就算了,可就是太熟了,她不说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她就是喜欢烂在肚子里,这样很好玩?

梁杉:(停下筷子)一点也不好玩。

严耀:那她为什么还要僵着呢?

梁杉:你知道她想要什么吗?

严耀:健康快乐,平平安安。她说过,人这辈子,这样就够了。

梁杉:你说没钱,怎么健康快乐,怎么平安一辈子?

严耀:……什么?

梁杉:女孩子长大了,就成了女人。眼睛里不是只有漂亮的彩色泡泡了,她会想,泡泡水多少钱,是买玩具值,还是买衣服来的划算。

严耀:我现在可能混得不怎么样,但以后我……

梁杉:(打断)今天他问我结婚的日子了,我男朋友。

严耀:……这么急?

梁杉:没什么急不急的,自然而然呗,看日子差不多,在一起得了。你看多实在,没烛光,没烟花,没有求婚的夜晚,就是双方父母碰个头,聊得差不多就定下了。

严耀:……我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梁杉:因为,我们都年轻过,现在我们都累了。

严耀:(颤抖)你说我能把那个女孩抢回来吗?

梁杉:(轻笑)不知道,毕竟你嘴里的那个女孩不是我呀。

严耀:是啊,你说的对……来,别光顾着吃饭了,干杯!

梁杉:好,干杯。

【酒杯碰撞,各自饮尽】

梁杉:祝你,一路顺风。

—— BGM 持续一会儿 ——

严耀:(OS)我走了,走的那天她来送我。没有眼泪,没有嘱咐,甚至都没对我挥手,似乎那样我就真的会离开她的世界,再也不回去。

梁杉:(OS)他走的那天,还是那两个旅行箱,那盆植物被留了下来,仍然是在那个窗台,以后能看到它开花的,只有我了。

严耀:(OS)看网上说云南是个四季如春的地方,特别美,刚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有种流浪的感觉。

梁杉:(OS)看看日子,他差不多到了吧,低头继续翻阅着婚庆杂志,我也差不多该定下来了。

严耀:(OS)在南方城市呆惯的我,果然不习惯这里,大早上出门的时候感觉挺凉的,等忙到中午,又闷热的要命。最初那几个月,总有种浸泡在泥潭的感觉。同事笑我是大少爷,但时间久了我就明白了,我没那么娇贵,只是少了个人,心里堵得慌。

梁杉:(OS)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我总是第一个去公司,晚上下班,路上都看不见人了。不久后,主任又重新让我接手了些项目。有天中午,她对我说,小梁啊,你虽然年轻但也别拼成这样,身体要紧。我只是笑笑,说知道了。我就是突然怎么也停不下来了。

严耀:(OS)工作的地方新来了个同事,她是个个性阳光的姑娘,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了月牙,看着你的时候又亮得像星星。我第一次在这里主动和异性说话了,果然,她的声音也像你。

梁杉:(OS)婚期已经定了,就在过年的时候,男朋友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他说我最近很爱撒娇。呵,你看,我现在也会撒娇了呢。

严耀:(OS)心里,空空荡荡。

梁杉:(OS)耳边,嗡嗡作响。

—— BGM无 ——

【几月后,严耀来电】

梁杉:……(接通)……

严耀:喂?梁杉?

梁杉:……是,是我。

严耀:出来喝杯咖啡吧。(顿,笑)我回来了。

—— BGM09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咖啡店】

梁杉:我还以为你今年不回来。

严耀:老天保佑,生意越做越好,你看,我也是穿西装打领带的人了。

梁杉:得了吧,一开口还是一股子土味儿。

严耀:(轻声)真好,没变。

梁杉:你看,我就说吧,我要是对你温柔了你还不舒坦呢。

严耀:是啊,你就这么损我一辈子吧,我感觉特别爽。

梁杉:……今年要回家哦。

严耀:当然啊,这不是答应了某人,我说到做到。

梁杉:什么时候变这么男人了。

严耀:(笑)我什么时候不男人了?

梁杉:很多时候啊,让我帮你推旅行箱的时候,还有叫我去你那儿打扫,每次都要我连哄带骗才肯乖乖吃饭,赖床的本事谁能比的上……(突然停下)

严耀:(喝咖啡)你就不能记着点我的好?

梁杉:(摸着杯子)你变黑了,但人看着壮实了。

严耀:呵,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特别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梁杉:……恩,变帅了。

严耀:……你手上那个……

梁杉:哦,订婚戒指。

严耀:什么时候?

梁杉:过年那会儿,要来吗?

严耀:不了吧。这是给你带的礼物。

梁杉:什么?

严耀:手串,看着这红色特别漂亮。

梁杉:这不会是那什么南红玛瑙吧。

严耀:带着我看看。

梁杉:别,这东西你留给未来老婆吧,我带着手沉。我们之间不用礼物不礼物了。

严耀:这不是想着跨年那时候你送我那种子,就当是回礼。

梁杉:反正那盆东西也不知道丢哪儿了,就当没这回事吧。

严耀:……恩。(收回礼物)

梁杉:我先走了,下午还要开会。(起身)

严耀:好。(喊住)梁杉!

梁杉:恩?

严耀:我带了个女人回来,过年估计一起带回家了。

梁杉:……恭喜,再见。

—— BGM10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梁杉独自一人在家中,躺在床上发呆】

严耀:(OS)我带了个女人回来,过年估计一起带回家了。

梁杉:(低喃)好冷,下雨了,该关窗了。

【起身,关窗,花盆,碎了】等音效

梁杉:(OS)小小的花被碎片压得变了形,它是蓝色的,开在夏天,那个晚上我送你的种子开花了,你知道嘛,这是桔梗花。

梁杉:(蹲下,低声)夏天一点也不暖和,好冷。

严耀:(OS)为什么当初我不是和你在一起?

梁杉:(轻声)摆得好好的,怎么说摔就摔了。

严耀:(OS)你说我将来要是喜欢个像你这样的女孩该怎么办啊?

梁杉:好不容易开花了,怎么就碎了,你可别枯死了,我没别的意思,真的……(哽咽)他都没看到。

严耀:(OS,怅然)我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梁杉:健康快乐,平平安安就够了,比什么都好,这样就好,我不会去打扰你,我会过的很好,很安稳,什么都会好起来,会好起来的……(落泪)严耀……严耀,我……(紧紧捂住嘴)我爱你……

【严耀突然来了,拍门】

严耀:(门外,微喘)梁杉!梁杉是我!我是严耀。你在吗?!

梁杉:……

严耀:我,我刚才和那女人看电影,可我怎么都坐不住,我就想来找你。梁杉!你在吗?!(拍门)你在里面是不是!

【梁杉电话铃响】

严耀:(门外)梁杉,接电话,好不好,求求你,我只想和你说几句话,我怕,我怕我再不说会后悔!

梁杉:(最终还是接通了)……

严耀:(颤抖)……梁杉?

梁杉:……

严耀:你不想和我说话?没关系,你听我说就好,别挂。

梁杉:……

严耀:我在云南的日子过得一点都不好,不是因为伙食,也不是因为累……我……(哽咽)我每天都在想你,无论看到什么我都觉得是你。那边总是下雨,下雨的时候我就担心你有没有带伞。我煲了汤,总习惯留一碗,放着谁也不给喝,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好像那样你就在身边了。

梁杉:……(不知如何开口)

严耀: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告诉自己,你不好,你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家伙,有什么好的,时间久了也不过就忘了,可你知道嘛,越是想忘,就越忘不掉。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们逃走好不好?你别结婚,我也不回家了,好不好?我就想和你一起过日子,就我们两个。

梁杉:……(极力压抑哽咽)

严耀:梁杉……我爱你,你能不能……(呜咽)也爱我?

—— 听会儿BGM平复情绪 ——

—— BGM05 空空荡荡 嗡嗡作响.mp3 ——

严耀:外面下雨了,你看我衣服都湿了……梁杉,你还在吗?

梁杉:(沉默许久)……恩。

严耀:我总在你面前说傻话,刚刚那样是不是很孩子气?

梁杉:……恩。

严耀:你别嫌弃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想着欺负回来,知道嘛。

梁杉:……恩。

严耀:我想要的东西一不小心就错过了,现在怎么抓都抓不回来,还弄得自己一身狼狈,你看,是不是很可怜?

梁杉:恩。

严耀:梁杉……开下门吧。

【门外严耀浑身湿透靠在门边】

梁杉: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严耀:下雨了,呵。

【梁杉蹲下,抱住对方】

梁杉:严耀,我们是朋友吗?

严耀:……(张嘴,不知如何回答)

梁杉:严耀……我们……是朋友。

严耀:……是。

梁杉:(OS)那天之后,我和他见面的时间越发少了,过年那会儿,我和男友结婚了。不知道他现在又生活在哪里。

严耀:(OS)一个人去过了西藏,转过了威尼斯,看过了爱琴海,或许现在思念还不肯放过我吧,但我愿意就这样一辈子。

梁杉:(OS)现在,在某个时候,一不小心想起来,耳边仍会嗡嗡作响。

严耀:(OS)夜里永远空空荡荡的,可是,生活仍在继续,这就够了。

==== 剧  终 ====

桔梗的花语:永恒的爱,无望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