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阁

【普本】丁香爱情

墨恋 · 6月19日 · 2022年 · · 1110次已读

爱pia戏 本号 → 7097原创编剧:楼衔月

编剧:楼衔月
封面:端 沄
楼衔月原创作品《住在公馆里的女人》桥段

故事简介

阳光透过玻璃投射在沈言书身上,他似乎不再是那个京城里意气风发的的沈家大少,挺立的肩膀无意识的垂了下来,前倾着身子一眼不眨的看着杜意秋的脸,那么的小心。阳光渐渐变得灰暗,一如他小心翼翼的表情渐渐变得失望。

人物角色

♂ 沈言书

♀ 杜意秋

♀ 旁白

背景音乐

丁薇 – 冬天来了.mp3

剧本(字数:2562)

沈言书:(靠着门边看着叶秋)前些天我听爸说上海不太平,国.共反目,共.产.党败了却隐进了暗处,大上海繁荣的背后每天都上演着潜伏与暗杀。

杜意秋:(收拾行李)结婚的戒指,我已经收起来放进保险柜了。

沈言书:(挑眉)怎么就整理出这点儿东西?你的书呢?不带走吗?

杜意秋:(头也不抬)不要了,送给你吧。

沈言书:那些书是你的命根子,你居然舍得丢下。(嗤笑)那些可不是我的命根子,你就不怕我把它们全给弄没了?

杜意秋:(抬头看沈言书)都是以前一些看了很多遍的,现在已经不想看了。你想扔了,卖了,或者当废纸烧了都随你喜欢。

沈言书:(耸肩)那就烧了吧,放在这儿挺碍事的。对了,孩子你带着吧,前天我妈说孩子这几天吃不下东西,哭闹不休,好像还发高烧一直不退,我妈她老人家年纪大了,我不想她那么操劳,孩子最亲你,你带走吧。

杜意秋:(看着沈言书)孩子我不会带走,你妈哭着求我把孩子留给她照顾,他永远是沈家的孩子。

沈言书:孩子都这样了,你能放心的离开北平?

杜意秋:(面色平静)他是沈家的孩子,是死是活都是你们沈家的事,孩子要是死了,我自然会回来给他殓尸。

沈言书:(面上带笑)你可是孩子的妈妈,麟儿才一岁多,你居然扔下他去上海,我从前就知道你是个狠心的女人,可没想到你能这么绝情。

杜意秋:(认真的看着沈言书)我也没想到我能这么绝情。好了,要带走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

沈言书:(嫌恶)把你的衣服首饰全拿走,你用过的东西留在这里有什么用?

杜意秋:(停顿)我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除了那些看厌的书,没留下什么东西。至于那些衣服首饰,是我进沈家之后置办的,都是沈家的东西,现在我们分开了,东西自然都还给你沈家。

沈言书:(被刺了一下,凝眉)你就这么想和沈家划清界线?

杜意秋:不是我想和沈家划清界线,而是我已经和沈家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关系了,你难道忘了昨天我们已经在离婚书上签字了吗?

沈言书:(微怒)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可是麟儿的妈妈,麟儿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他是沈家的孩子,你怎么可能和沈家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杜意秋:(不耐)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言书:(噎住)……(良久)非走不可吗?

旁白(女):阳光透过玻璃投射在沈言书身上,他似乎不再是那个京城里意气风发的的沈家大少,挺立的肩膀无意识的垂了下来,前倾着身子一眼不眨的看着杜意秋的脸,那么的小心。阳光渐渐变得灰暗,一如他小心翼翼的表情渐渐变得失望。

沈言书:(微微颤抖)呵呵…你走吧,走吧,(吼)走啊!

杜意秋:……明天下午三点是我去上海的火车,那本手札,我也会带走。

沈言书:(落寞)丁香爱情?我记得那是我写给你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足足写了三年的情书,你才愿意嫁给我,那些书你都舍得留下,为什么愿意带走它?

杜意秋:那是我对爱情的祭奠,也是我和你的爱情的见证。

沈言书:(觉得讽刺)哈哈哈哈,我追你的时候,你对我百般刁难,好不容易把你娶进门,只不过才三年,我们又回到原点。你现在拿着那些东西说那是我们爱情的见证?我只觉得那是一个可笑的笑话!时时刻刻在嘲笑我的可笑!

杜意秋:(走向沈言书)无论我们爱情的结局是怎样,都不能磨灭曾经的快乐。那些曾经满足了我对爱情最为至高的期盼,我得到过一份纯粹美好的爱情,无论能不能一直拥有它,无可否认的,爱情在我身上停留过。所以,我不会否认我爱过你。

沈言书:既然你爱我,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签字!为什么?啊?

杜意秋:因为我的爱情容不得瑕疵,容不得一点背叛。我渴望爱情,渴望着它的纯粹美好,为了让我的爱情洁白无瑕,我不允许它染上一丝的污垢,如果必须做出选择,我会在爱情沾染上污垢之前将它抽离。

沈言书:你的爱情,我只是成全你洁白无瑕爱情的一个桥梁…(自嘲的低笑)哈哈哈哈…你把你的爱情拿走了,就要甩开了我是吗!那我的爱情呢?你把我的爱情弄哪了?

杜意秋:(冷静)你的爱情一直在你自己手里,没有人能左右它,我也不能,能决定它的去处的只有你自己。

沈言书:(爱恨交加)杜意秋,你这个冷血的女人,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你所谓的爱情只是一个目标,一个象征!就像信徒对上帝的虔诚来求得心灵的安静一样,爱情对你来说只是一个你完美人生必须经历的过程,所以,你想要爱情完美的像一个梦幻!我告诉你,你的爱情什么都不是,真正的爱情是人的心!因为我的爱情碎了,所以我心痛了,你呢!你的心在哪?你的心痛了吗?你这个冷血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心,你拿什么和我谈爱情?!

旁白(女):阳光悄悄探进屋子,微尘飞舞着萦绕在沈言书身周一触即离,他紧紧的逼视着杜意秋,整个人因为激动而微微喘息着。杜意秋呆住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失态的沈言书,她记忆里的沈言书是个举止得体对什么事都不太上心的大家少爷。而现在的沈言书,逼视着自己,发型乱了,满脸通红喘息着,他向来洒脱的脸上带着憎恨。

杜意秋:(躲避沈言书的目光)我的爱情已经死了,它萌芽生长并结出了果实。尽管它死了,却已经完成了使命,这就足够了。

沈言书:(冷笑)是吗?

杜意秋:(不再看沈言书)是的,从谢雅舒出现的那一刻起,我的爱情已经完成了它所应完成的短暂使命。我曾经期盼着由你和我一起浇灌着我们的爱情至死不渝,但是你做不到,你娶了别的女人,我的爱情就这样在你的背弃下死去。你是不是忘了你曾说过的话?丁香的花语是纯洁的爱情,六年前你给我写的第一封情书里的诗就叫丁香爱情…旋转,徘徊,一朵晶莹在无暇里的爱情的丁香花儿。

沈言书:(微顿)我追你,你什么都没说,我娶你,你也什么都没说,沈家商行出事,你还是什么都没说,谢雅舒以谢家公馆的名义出手帮我,你一样是什么都没说,就连家里让我娶谢雅舒,你还是那副冷暖不知的样子,什么都不说!你说爱情的世界里只能存在两个人,我将自己所有的身心用来爱你来成全你的爱情。可你呢?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我就像是一个在你的冷眼旁观下手舞足蹈忘乎所以的小丑!

杜意秋:(哑言)……既然你这么不确定我们之间的感情,当初为什么娶我?

沈言书:因为我妄想能打动你,融化你这个冷血绝情的女人!呵…事实果然证明了我的愚蠢,你肆意践踏我的爱情,冷眼看着我为了你的事情而东奔西走,当我以最卑微的姿态向你奉上我的爱,你却毫不迟疑的将它摔得粉碎,杜意秋,你离开不是因为我娶了谢雅舒,只是你不想玩了,玩够了!

杜意秋:(狼狈)你终于知道你的爱对我来说就是浪费时间了?这些已经都过去了,现在好了,你可以解脱了。你想要激情,想要安慰,想要轰轰烈烈,这些我给不了,以后会有另一个女人给你,我走了。

沈言书:(大声读给杜意秋听)迷离在清晨迷雾中的芬芳,那是一团经年旋转的音律在等待着我,走近,看远。旋转,徘徊,一朵晶莹在无暇里的爱情的丁香花儿。

旁白(女):杜意秋僵直着背脊拉起行李箱向外走去,阳光热烈的印射在她身上,在她身后托起长长的影子,瘦削而决绝。沈言书瞪着眼睛盯着地上那个瘦削的影子,喉头滚动,眼里蒙上一层水雾,终于,杜意秋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他。

杜意秋:沈言书,我什么都不说,是因为我觉得你都知道,可是你不知道。我以为你懂我,可是我忘了,你是京城沈家大少,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去懂你。你以为你懂我?你只是希望我去懂你。

沈言书:(冲到门边大喊,恐慌,心痛,不舍,绝望的挽留)杜意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