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四十二章)结尾

墨恋 · 8月29日 · 2021年 · · 179次已读

每一个圣诞节,对于墨恋来说,都是很神奇的一个节日。

三年前,她还需要为这个节日忙前忙后,今年,她已经是这个节目的总负责人了,终于可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统筹所有事项,和她的合作伙伴艾米一起,指挥新来的人做事情。

但是今年不同,艾米结婚去了,今年的圣诞晚会,只有她一个人。

同样,在现场监督完圣诞晚会无差错落下帷幕,和这次共事的同事一起吃了饭庆祝,回到那个已经住了多年的公寓里,一个人静静的收拾屋子。

第一年的圣诞,她还记得雪姿就站在她的身后,在烟花缭乱中,她听到了那一声表白。

第二年的圣诞,她放弃了和同事们一起庆祝的夜宵,回家和雪姿偷偷烧烤,最后和物业冲突,无奈在派出所过了节。

第三年的圣诞,她没有等来雪姿。

今年是第四年。她快连雪姿的脸都记不起来了。

她默默的打开冰箱,拿出啤酒,开了两罐,一罐自己拿着,一罐放在对面,微笑着碰杯:“节日快乐。”

孤单的没有回应,她也习惯了。

习惯了等待,习惯了黑暗中有个人会拥抱她,会塞给她生日礼物,习惯了幽灵一样的雪姿。

年龄逐渐大了,两罐啤酒就让她有一些晕晕乎乎的,她似乎感觉到雪姿来过,和两年前一样,通过四楼的阳台,跳入她的窗户,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墨恋推开了那一扇从此都不曾上锁的窗户,看到了窗外红日正在一点一点的跳动,努力将光明送达每一个角落,驱散阴霾。

她下意识的遮挡眼睛,却触碰到了眼角的泪痕。

果然,昨天夜里,她还是哭了。

这时候有人敲门,赶紧擦了把脸,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小民警,后面站着正在抽烟的梁霄。

对了,曾经他叫做亡语。原本是相州市重案组的成员,现在的他已经是相州市缉毒大队政治宣教处的处长了。

“请问是墨恋吗?”小民警捧着一份叠得整整齐齐的女士警服,“这里有一些东西需要您收一下。”

墨恋脑子里“嗡”的一声,刚刚擦干的泪水,又一次落了下来,她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不知道如何开口。

“能进去说吗?”还是梁霄先说话了,他抽完了一根烟,在地上踩灭,接过小民警手里的东西对他说,“你先回去吧,这里我来。”

小民警犹豫了一下,点头走了。

墨恋反应过来,让了一条路,梁霄将一套衣服放在了茶几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警号放在边上:“这是她的警号。”

他从另一个口袋里找出一张证明:“这是她已经批下来的烈士称号。”

梁霄看了一会儿,却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她一直不在乎这个东西。”

墨恋愣在原地。

梁霄转头看了看墨恋,想起了一件事情,从裤子口袋里找出了一个红色丝巾包裹:“这个丝巾是她妈妈的,她用这个包着一样东西,说如果有了什么万一,要把这个东西给你。”

梁霄也放在了茶几上。

墨恋木木的走过去,打开了丝巾。

这是她公寓的备用钥匙。

“东西我都给你了,”梁霄深吸一口气,“我队里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墨恋猛然抬头:“她是什么时候……”

“不清楚 ,大概一个月之前,我们收到信息的时候,她已经……”梁霄还是换了个方式,“她线索给的很及时,我们抓捕很成功。但在抓捕现场,看到了她……她已经……”

“什么时候我还能见她……最后一面。”墨恋低头沉默了,“我想用未亡人的身份,送送她。”

梁霄抬头将泪水忍了回去:“我们有个习俗,当有战友牺牲的时候,会找个最近的大树拜一拜,就表示送过了。”

墨恋再次抬头的时候满脸泪痕,“难道送送她都不行吗?”

“身份保密,名字保密,为的是保护其他的人,”梁霄回头看了一眼墨恋,“包括你。”

所以她不仅用生命保护了这个世界,即便死了之后,依旧还得无声无息的保护着剩下的人。

梁霄转身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转头说:“她曾经让我带一句话给你,她说:”

“她对你最大的谎言是,她的名字叫做雪姿。”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墨恋浑浑噩噩的过了元旦,这一年就算是过去了,从圣诞之后,她似乎更加认真的工作,让自己少一点时间独处,少一点时间想雪姿,但城市是个记忆载体,每个角落都能让她想起来,雪姿曾经在这个地方出现过。

元旦一过,父母亲又开始催婚了,虽然有梁霄在前面挡着,过年之前,催婚催生都是亘古不变的话题。

“今年过年,我不回去了。”墨恋在电话里淡定的说,“回去也是给你们添堵,你们现在恩爱的样子让我有一种被喂狗粮的事情。”

“我们这次打算去海南度假,所以就是跟你说一下,你今年过年就别回来了。”妈妈在电话那头轻描淡写的秀着恩爱。

墨恋心里真是一口老血哽住吐也吐不出来。

“好!”墨恋好容易才将刚刚的狗粮咽下,咬牙切齿的祝福:“那你们就去度假吧,祝福你们度假愉快。”

“我们去度假,你不表示表示?”爸爸在电话那头义正言辞的说。

“我要表示什么?”墨恋被问蒙了。

“我们去度假,你不表示一下吗?意思意思?转个红包过来?”妈妈将话说的就很明白了。

“合着你们是来要钱的?”墨恋算是看出来了,这年头姜还是老的辣,“好!这就给您二老发红包!祝你们百年好合身体健康。”

挂下电话,墨恋给爸妈都发了大红包,回头想想父母也挺有意思的,因为自己没有结婚,也怕被亲戚朋友聊天,干脆在过年的时候出去,也算是省心。

这样一想,到觉得有点伤感,父母亲还要为了自己的事情操心,也是自己不孝顺了。

墨恋打开冰箱,发现啤酒没有了,只能关上冰箱门,出门去便利店买。

天气转凉,一个人走在相州市的夜里,墨恋拎着啤酒看着万家灯火,好像自己和这个城市已经失去了联系。

她深吸一口气,裹了裹大衣,继续往家走,路边站着了一个人,看到墨恋一个人走过,就跟了上去。

跟了一段之后发现,确定她是一个人,左右环顾了一下,见没人注意,就上前撞了一下墨恋。

“哎!”墨恋的啤酒被撞掉在地上,那个人却飞快的向前跑。

可是没跑几步他也被撞到在地,这人刚想抬头骂娘,就听到撞她的那个女子穿着苍青色连帽衫,带着帽子,手插在口袋里,冷冷的说:“跑啊?偷了东西还想跑?”

小偷眼见被戳穿了身份,亮出了明晃晃的短刀,墨恋在后面倒吸一口冷气,卧槽,这年头小偷带刀是个标配吗?

“可以啊,挺勇啊?”女子歪了歪头冷笑。

小偷冲了上去,比划了两下,都刺空了,脚下开始打颤,又胡乱刺了几刀,依旧被躲了过去,墨恋捡起啤酒却蹲在地上发呆。

这个身影,好熟悉。

她的手都开始颤抖了。

女子矫健的身手,几下擒拿就把小偷摁倒在地,她腾出一只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你俩还在车上干啥呢?还不来搭把手?”

张远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大小也是个处级干部,别弄的我好像是个片儿警一样随你差遣!”

“你不来?梁霄呢?他现在能在宣教处都是我的功劳!让他给老娘下来!”小偷扭动了几下,连帽衫女子又用力摁住。

这熟悉的场景,墨恋的泪水模糊了双眼,身后开上来一辆SUV,从副驾驶座上下来梁霄,叹了一口气,关上了车门,过去接手了那个小偷,无奈的摇头:“你看你偷谁不好,偏偏找了这个祖宗。”

连帽衫,拍了拍身上的灰,朝着墨恋走了过来,摘下帽子,就是墨恋熟悉的那张脸:“阿恋,我回来了。”

刚刚建起来的啤酒又一次落地了,墨恋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她颤抖着紧紧地抱住对面的这个人,就差直接挂在这个人身上了。

这个曾用名雪姿的人,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人,这一次,她不会再放手了。

“你还回来干什么?”墨恋胡乱哭着,在雪姿背上使劲捶着,“你还回来干什么!你走啊!”说这走,墨恋却越抱越紧。

“走不了了。”雪姿有点无奈,“我现在没工作,没钱,你能不能包养我?”

墨恋一把将雪姿推开,弄的雪姿有点惊讶,这是不打算包养的节奏?这尼玛怎么办?

“你说,雪姿不是你的名字,这次你叫什么?”墨恋佯装生气。

“叫老婆……”

夜晚,万家灯火依旧亮着,照亮那些夜归的人们,而在人们真正看不到光明的地方,也有那些不能说名字的人,用身躯,用生命,用自己的一切将黑暗遮挡,让光明永驻这片大地。

全文完


最后的最后有一些阿雪自己的话想说。

  这个故事其实已经酝酿了很久了,当时还在迷恋《重案六组》的时候,就有构思过这样的一个故事大纲,只是没有找到特别合适的角色设定和整个故事情节,只是一些片段在脑海里。前前后后删删减减了五六年,才有一个不成体系的故事构架,大概也是为了圆我一个梦。
  写这一篇小说,大概是因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看到的一句话:“我们生活在幸福的环境里,就会自然而然的以为身边是没有黑暗的,但其实并不然,是有人用血肉之躯为我们遮挡住了黑暗,这些人,甚至连名字都不能留下,这也是一种保护。”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人物的未来就已经注定,是一个悲凉的结局,看着角色带着美好憧憬和坚实的责任走向最后的悲剧,回头再来看他们之间的玩玩闹嬉戏,就会觉得更加残酷,大概这就是语文老师说的“以乐景写哀情”。一个连名字都不可能留下的人,在那些黑暗的角落里,挣扎着,只为了心中的那一份大义,然而可能到最后他们什么都没有留下。(当然,这个小说最后留下来的,是阿恋对于结局的美好幻想。)
  写完这个小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从“雪姿”这个角色中走出来,“墨恋”是她心中唯一的阳光,她的身后就是黑暗的万丈深渊。没有见过阳光的人会贪恋光明,就像“雪姿”贪恋“墨恋”一样。
  “雪姿”的一生跟着《归家》走完了,但我还依旧活着,我也会从“乐瑛”、“雪姿”、“紫叶”、“如血”、“严晓怀”、“冼昀”的人生中路过,走出自己的精彩岁月。

已完结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