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四十一章)

墨恋 · 8月29日 · 2021年 · · 179次已读

新的一年过的非常的快,雪姿已经在甬江派出所成为了一名出色的片儿警,之前无法面对那些打架斗殴,喝酒闹事,孩子找不到妈妈,老人找不到孙子的这些鸡毛蒜皮,如果已经游刃有余了。

墨恋在新的公司里也做到了一个小主管的角色上,圣诞节演唱会从老的公司也带到了这个新公司,与之不同的是,预算更多了,场景更好了,合作伙伴更加靠谱了,同事也更加协调,前期准备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

但就在开演唱会之前两天,艾米扭扭捏捏的出现,表示自己有事情要回老家,这一下弄的墨恋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没有缓过神来。

“你也不至于在这个时间点上回老家啊,过两天走也没事。”墨恋有点不太理解,“演唱会就在眼前了,你是打算放我一个人去现场吗?”

艾米无奈地说:“我妈给我安排了相亲,如果我这次不回去的话,可能……你就等着给我上坟吧。”

“啊呸!”墨恋嫌弃,“你该不会票也买了吧?”

艾米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点击了几下,露出了一张机票。

“你还先斩后奏了?”墨恋无语,“我要是不答应你的话,怎么办?”

艾米淡定的说:“我觉得你一定会答应我的,毕竟……你是我最好的闺蜜啊!”

墨恋无语,挥了挥手,让眼前这个人赶紧滚蛋!

派出所这边雪姿今天原本是要值班的,好容易求爷爷告奶奶的把班换了出来,开开心心的拎着一大袋好吃的,准备去找墨恋过圣诞节,即便这个节日,她要等到后半夜才有和墨恋独处的机会。

但有可以在一起的时间,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前脚刚刚踏出派出所的大门,梁霄的车就堵在了前面,车上下来的人是梁霄,张远,以及面色凝重的罗局。

雪姿看着这一群人走来,欲言又止的样子,雪姿手里的零食袋掉落在了地上,她刚想解释一下,身后阮所淡淡的说:“小雪……”

她低下了头,抿了抿嘴,叹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我知道,任务。”

罗局将车上还有一个人叫了下来,是之前见过面的楚竹。

两人站在一起,似乎是双胞胎姐妹一样。

“我……”雪姿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能过了今天再说吗?”

梁霄看了一眼张远,张远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情况有一些紧急,所以……”

雪姿勉强支撑着笑容:“进去说吧。”

几人进到了阮所的办公室里,张远拿出了资料开始说案情。

“具体的目前现在只知道是这样的一个外围情况,更加详细的情报就需要你和楚竹卧底进去之后才能知道。”

梁霄拿出了一份资料,里面有雪姿新的身份,一个资料袋里,放着她新的身份证,户口本,学历证明等全套家当。

雪姿捏着这些东西,颤抖的说不出话来,“就不能在等我一天,不,一个晚上就行。”

如同过了十二点就会恢复成灰姑娘一样的雪姿,低头看着这些资料,默默掉泪。

“去告个别吧,”罗局也许是上了年纪,看不得这样的伤心,松了口。雪姿感激的看了一眼,转身准备出去。

“等等。”阮所喊了雪姿,“换身衣服再去,把警号留下。”

雪姿摸了摸胸口的警号,一闭眼一狠心,撕了下来,攥在手里半天,都下不了决心交出去。

张远已经忍受不住,推开门去外面哭了。

整理资料的是他,他知道这次的任务是多危险。

之前已经去过两个卧底了,没过几个月,就暴露了,对方很警觉,一旦发现问题,绝不留活口。

梁霄也走了出来,递给张远几张纸巾:“你要相信雪姿。”

张远愣了愣,相信又能怎样,不相信又能怎样。

没多少时间,雪姿已经换了一套衣服走了出来,上身是暗色的连帽衫,下身一条破旧的牛仔裤,身后跟着几乎一样打扮的楚竹,楚竹走过来找梁霄要了车钥匙,给了个惨淡的笑容:“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然后她和雪姿两人相视一笑,上了车。

“去告个别?”楚竹在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问雪姿。

“嗯,去……道个别。”雪姿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招呼梁霄过去。

梁霄走到车边上,雪姿从口袋里找出一个红色丝巾包裹的东西,交给他:“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有什么意外的话,你把这个给墨恋。”

雪姿再次看了一眼那个包裹,狠心的说:“就告诉她,这辈子,对她说的最大的谎话,就是我叫雪姿。”

车子开走了,梁霄站在原地,握着包裹,忍住心中万千彭拜的心潮。

马上就要开始的圣诞节演唱会,墨恋站在广场舞台边,现在的她已经能独当一面了,为人谦逊,待人和善,亦能掌控大局。一年前,也是这样的时候,身后还有一个人陪着自己,会在自己的耳边轻轻地说“别怕,有我。”,而今天,以后,只有自己。

站在人群的角落里,曾用名为雪姿的女子,穿着黑色帽衫,又压低了棒球帽的帽檐,默默离去。

算渣也好,算离别也好,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她上了一辆车,沉浸在死寂的气氛中。

“雪姿。”司机的位置上传来了声音,楚竹有一些羡慕,有一些嫉妒,但更多的是同情。

“从此以后,我不再叫雪姿”

因为你,我用了这个名字,如漫天飞雪,舞墨恋姿,没有了你,世间不再有雪姿。

“无所谓,”楚竹看了看资料上,雪姿的新身份,继续说,“你回去之后会怎样,你知道吗?”

“一条命而已。”雪姿将宽大的帽檐,遮住泛红的眼睛,半躺在座位上,冷淡的说。

楚竹启动了车子,“欢迎重回地狱,我们合作愉快。”

在圣诞节的这一天,车子风驰出去,如同和这一篇快乐祥和没有关系,远离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直插入深邃的黑暗。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