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四十章)

墨恋 · 8月29日 · 2021年 · · 164次已读

墨恋在医院里收到了重案组送来的雪姿,和一面“荣誉市民”的锦旗,在一帮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脸红了,雪姿在医院里贴身照顾了墨恋两个星期,梁霄就在市局的实验室里加班的两周,终于带着厚厚的报告和两个浓重的黑眼圈,推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张远在阮所的帮助下,很快就结案了,结案报告不日就送到了省里,市局集体的二等功,和雪姿个人的三等功随后就发了下来。这个时候,墨恋也能活蹦乱跳的去上班了。

“这次行动,成功侦破了凌家受贿案,1202爆炸案,阮氏车祸案三个大案,是对我市刑侦力量的一次肯定,也是对大案悬案的一种宣告: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不会不来……”

雪姿借着尿遁,坐在大礼堂的外面,听着礼堂的会场里,市局那个上了年纪的破喇叭在礼堂里轰轰叫嚣,她靠在门边上,手里轻轻晃着刚刚买的咖啡,像是在想着什么。

“怎么不进去?”同样借着尿遁逃出来的梁霄走了过来,坐在了她边上,两人相视一笑。

“我爸要是能看到今天就好了。”梁霄长舒一口气,像是卸下了什么包袱一样,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我爸……”这两个字,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

“梁大是个好警察,是个好父亲。”雪姿回想着梁大的一点一滴,严格的他,宽容的他,慈爱的他,恨铁不成钢的他。

“好人不长命。”雪姿摇了摇头,无奈的说。

会场里面的发言告一段落,响起了响亮的阵阵掌声。雪姿站了起来,将手里的咖啡一口干了,拍了拍自己的脸,认真起来:“还好,我不是个好人。”

说完雪姿推开了门,溜进了会场,留梁霄一个人在门口发呆。

从小到大,雪姿算不上什么好学生,在警校的时候也称不上什么优秀学员,他和雪姿两人算是一起长大,他在所有方面都能稳定的保持着优秀,但是雪姿只有在老天喂饭吃的天赋上展现出常人无法睥睨的强大。

所以雪姿的成长需要更多的关注,她才是那个更怕长歪的好苗子。

她说自己不是个好人。

确实,从小到大,睚眦必报的性格,可谓是让人操碎了心,时长能看到自己父亲看到雪姿那种气不打一处来的纠结。

可是如今,她长大成人,也拥有了一身的本事。

他掏出手机,翻到了留下的一张梁正贤的照片,照片上的父亲站的笔直,却低头温柔的摸着雪姿的脑袋。

“爸。”他颤抖的声音,终究只能发出这一个字的声音。

爸爸,她长大了,你不用再为她担心了。

梁霄抬起头,让泪水流回眼眶,收拾完情绪,他也轻声走回了会场。

看到台上正在领奖的张远和雪姿的,他站在会场最后面的黑暗里,微笑着。

————————————-

这是雪姿第一套警服,相比于个人三等功和集体二等功的珍贵,她更加稀罕身上的这一身藏青色的警服。

她单手扛着三等功的牌子,像全场进了个礼,台下的阮所晃了晃神,对身边的罗文远说:“你瞧她这个样子,和当年的席心还真的挺像的。”

罗局抬眼一看,看到了她冲着张远做鬼脸,一点都没有正形,嫌弃的说:“算了吧,她有席心一半就不错了!”

抱着二等功的张远和抱着三等功的雪姿,刚一下台就开始打闹了起来,被罗局瞪了一眼,俩人多时老实了。

案件总结和表彰大会终于圆满胜利的结束了,烦人的工作又一次笼罩在他们的周围。

罗局面对李青墨的个人总结,抽了满满一烟灰缸的烟,整个房间里,烟雾腾腾,跟放了火似的,可他连一个偏旁都写不出来,阮向前来找他,他连忙将这个事情推了出去,留阮所一个人面对这一份空白的报告。

李青墨的死亡报告,该如何写?他的身份情况又该怎么填?一连串的问题,弄的阮所一个头两个大。

说他叛变了吧,这些年,他也没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除了雪姿,也没有坑别人。要不是他的调查,这些事情也不能被重新公开。

说他没有呢?老街几乎变成了他一个人的组织,让所有人为他的目标而展开行动。

最后他也没有伤及无辜,墨恋活着,雪姿也没有死,他只是想把这个真相告诉他们,然后将自己坦然赴死。

这就是李青墨,他只是想真真切切的追求一个真相而已。

“李青墨,对公安事业,一生忠诚!”

深夜,纠结了一天的阮所写下了这一行字,但写完,又将“一生忠诚”划掉,放下了笔,看了看窗外,沉沉的叹气。

这就是李青墨的归宿。

那他们自己的归宿又是什么?

不过轮不到阮所想这些事情,雪姿接下来就开始折腾他了。

“你是大学里学了个啥!啥!”阮所用报案记录的文件夹使劲往雪姿身上招呼,挨了好几下的雪姿赶紧躲开了,没想到这一下更加刺激到了阮向前,怒目一瞪:“你还敢躲?!”

雪姿苦着一张脸,挪着步子站了回去,眼角偷偷瞄着生气的阮所:“我已经大学毕业好久了……”

阮向前气的发抖,写完李青墨报告的第二天,一分钟都没有合眼,就收到了雪姿写的警情和报案记录,没看两行就气得差一点没背过气去。

“你这些的是什么东西!”阮所拍着手里的文件夹,“时间都没有写清楚的报案记录有个毛用?”他气不过,又甩了雪姿一下。

“去把这个补齐,没补完不许吃饭!”阮所把文件夹拍在了桌子上,眼睛却还死死的盯着雪姿。

雪姿偷瞄了一眼阮所,眼神下移看了放在桌子上的文件夹,这一步之遥的距离,她有一种“看山跑死马”的感觉。

雪姿弱弱的伸出手去碰那个报案记录的文件夹,一边看在偷偷的瞧着阮所,在她拿到文件夹的那一瞬间,阮所气不过扬手又要打她,她一个健步躲开,转身逃出了办公室。

“造孽!”阮所忿忿的说。

雪姿走出办公室,老张拍了拍雪姿的肩膀:“你也是个新手,以后好好学习就好了。”

雪姿撇了撇嘴,无奈点头。她也不想这样,所谓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自己会的那些东西,正好和现在的工作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就很尴尬了,要求在第一时间做到像老警察一样的老练,雪姿做不到的。

雪姿抱着文件夹的叹了一口气,走向刚刚分配下来属于她的那个办公桌,一指禅打电脑的样子,和张远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要是让阮所看到了,又该挨骂了。

等到雪姿再次抬头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她终于将所有的警情和报案记录全部做完了,她叹了一口气抬头居然看到了墨恋。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有点吃惊,“在这里等很久了吗?”

墨恋摇了摇头,“听说你中饭都没有吃,我来请你吃饭的。”

雪姿晃了晃神,那个曾经要请她吃饭的开心女孩,和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有些不一样,但是又好像没有变化。

“我记得,我们当时刚刚认识的时候,你也说要请我吃饭,然后……”雪姿看着对面泛着柔光的墨恋,也温柔地笑了。

后来,就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不过,幸好,你还在。

梁霄开车,送罗局过来找阮所抽烟,正好遇到墨恋在派出所门口等着,就跟门卫打了个招呼,放她进去了,自己坐在车里发呆,看着俩老头在自己车前又比划,又跺脚叹气,倒是偷偷乐了。

雪姿这个到哪都能惹麻烦的性格,有生之年可能都不会好了。

看着两个当年的警队队草吐槽完雪姿这个闯祸达人之后,心满意足的准备去吃饭,雪姿和墨恋俩人手牵手走出了派出所。

如果不是罗局拉住了阮所,雪姿可能又要去留置室待着了。

“算了吧,就让年轻人自己去成长吧。”

一个案子结束,众仙归位,张远也在这一天给姚一沫带上了手铐,八十多岁的女企业家,面色凝重,却也坦然面对,一家子的亲人,却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这个过程极其简单,简单到张远后面的二三四五计划一个都没有用上。

姚一沫面对这些证据,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将所有的罪责全部应下。在审讯室外面特地被梁霄叫过来的楚竹,看了看,打了个招呼,带上帽子走人了。

随着姚一沫的倒台,墨恋工作的那家公关公司,也随之破产倒闭,人穷志短的墨恋最终还是接受了梁霄的安排,去了新的宣传公司,背靠新站起来的顾家,原本手上的客户也一个没丢的跟着她走了。

可是谁能想到,艾米也在猎头公司的帮助之下,找到了这家公司,两人上班第一天,看到对方坐在自己对面,心照不宣的嫌弃了一下,在打开零食盒子分享的时候,开始了合作愉快的工作模式。

雪姿和墨恋回到那个公寓里,吃着咖喱拌饭,墨恋说着新公司里的事情,雪姿说着派出所的糟心事,过出了万家灯火的滋味。

老街拆迁的计划也在这个时候敲定,所以的事情都将落下帷幕。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