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三十九章)

墨恋 · 8月29日 · 2021年 · · 212次已读

在陈列柜里的尸体,已经随着时间发白,但这些少女的神态却依旧栩栩如生,张远看着她们或是微笑,或是忧郁的脸,他有点控制不住。“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张远无法想象,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个!

“席心当时已经掌握了这一系列的证据,就在这个地方,已经将这些掩藏了起来,但是姚一沫想看到的,不是她,是凌忆慈,姚一沫将一个装满炸药的袋子扔给了席心,还将郭嘉扔给了她。”

“所以,郭嘉才会以为姚一沫才是那个对自己好的人。”阮向前无奈。

“这些年,辛苦你了。”

席心笑着将自己的红色丝巾解了下来,塞到了李青墨的手里,然后以最快速度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郭嘉是姚一沫找人养大的,他的父母也是为姚一沫的事情而死,所以他才以为姚一沫是找到了害死他父母的凶手,为他报仇雪恨。

“我带走了郭嘉和丝巾,成为了他们的一员,这些年,这才将这些事情调查了出来。”李青墨忽然落泪,“可是席心不在了,每个角落我都找不到她,她是真的不在了,直到我看到了雪姿。”

那个几乎要和年轻时候的席心一模一样的翻版。

可是她为什么做事如此粗心,为什么会犯那些如此低级的错误,她怎么可能对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动了感情。

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了,在梁大的棍棒之下,在阮向前的体罚之下,她依旧没有任何的长进!

他无法看着那个孩子顶着一张和席心一模一样的脸,做出那么幼稚的举动。

李青墨朝着席心牺牲的地方慢慢走了过去,那块被爆炸熏得漆黑的土地。

走到正中间,李青墨微笑着大声说:“现在,我可以去见席心了。”

“等一下!”

张远拿起了手机,免提里爆发出一声大喊。

雪姿拿着手机激动的说:“李青墨你等等,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问,我妈妈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告诉我,你等一下,我就快到了我快要到了!”

李青墨摁下了引爆器。

墨恋身上的炸药没有响,只是那张贺卡的音乐奏响,用陈旧的电子音,唱着生日快乐。

但在阮所和张远面前,一阵爆炸的震荡。福尔马林的陈列柜摇晃了一下,被溅起的血花洒出了一片红色的雾气。

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爆炸声刚刚落下的一瞬间,雪姿冲进仓库,身后是梁霄,和被梁霄抱在怀里捂上眼睛的墨恋。

但还是来晚了一步,就真的只是一步。

跟着进来的是防爆组,特警和消防。

那么一瞬,她就能触碰到母亲的那些过往了,那么一瞬,她就能抓到十三圆桌骑士的衣角了,就那么一瞬,她手上溅到的血花,随着沙土变得污秽不堪。

救护车的声音,消防车的声音,警车的声音,在这个陈年的仓库里此起彼伏,警员们探查爆炸痕迹,法医们整理现场人体残块,物证组检查现场的证据,特警现场执勤,消防在整理水管,防爆组在填写现场程序单,急救医生还在关心着伤员的情况。

雪姿就楞在原地,好像她的时间已经停滞了,从此不再流逝。

阮所在现场登记完之后,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了张远,走过去拍了拍雪姿的肩膀:“去看看那个叫墨恋的姑娘吧。”

雪姿回神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救护车上,墨恋除了缺血之外没有什么别的问题,现在已经基本上缓了过来,坐在一边吊着盐水休息,梁霄陪在她的身边,看到雪姿来了之后,自觉地就下车了。

“我……”雪姿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本可以先把墨恋送到医院去的,但是,她执意让自己打通了张远的电话,根据电话的定位找到了这里,反而耽误了她自己的治疗时间。

“对不起。”墨恋惨白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还是没有赶上,我以为……”

这个时候雪姿身体里像是有无数中情绪一起爆发,她坐到墨恋面前,抓着她的肩膀,嘴像连珠炮一样的开始说话:“你知道你这样有多危险吗?你还答应他用你的命去换什么真相,你是傻的吗?”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手里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墨恋有些吃痛的皱了皱眉,这才感觉到雪姿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声音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你知道他有什么武器吗?你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吗?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能这么单纯,什么真相,我自己不会查吗?你这么看不起,难道需要你一个……”雪姿一时语塞,她想说一个普通老百姓来操心,但又觉得不对,赶紧想改口,低头生气。

“我不是……我当时……”墨恋想解释一下。

“你知道万一有点什么事情,”雪姿这个时候抬头,墨恋已经看到了她满脸的泪水,“你万一有点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

墨恋笑了,用手呼噜了一下雪姿的头发,笑着说:“你这个算是表白吗?”

雪姿傲娇的让开:“先承认错误,态度端正一点!”

墨恋点了点头:“嗯,怎么个端正法?”

“以后不许这样了。”雪姿觉得自己之前也有点过了,现在气性也过去了,叹了一口气。

怎么办呢?还能分了吗?

“但是你今天真的太危险了!”雪姿认真的说,“我以前要是这样的话,梁大还不把我打残废了!”

墨恋会心一笑:“那你怎么办,打算打我一顿吗?”

雪姿佯装生气:“我考虑考虑,家里鸡毛掸子还好不好使,这一顿给你记着,下次还敢这样的,打得你上不了班为止!”

墨恋忽的转身紧紧的抱住了雪姿,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阿雪,辛苦你了,我看到你的努力,我和你父母说过了,你现在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你已经有了一个幸福的家。”

家……

听到这个字的时候,雪姿再也控制不住了,痛哭了出来,这些年的委屈,失去父母的孤独,只身一人的彷徨,无依无靠的孤单,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她大声哭着,宣泄着所有的情绪,像是一个失去了所有的孩子。

“不哭了,不哭了……乖。”墨恋轻声安慰着雪姿,就像在哄一个睡不着觉吵闹的婴儿一样温柔。

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

所有的真相也都以其最简单明了不修装饰的样子展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如此简单,如此一丝不挂。

梁霄在救护车边上,原本想抽根烟清闲一下,看到罗局一眼瞪了过来,只能讪讪的将烟收了起来,一摇一晃的走了过去。

“你没事情做了?”罗局将手里的一份登记表假意摔在梁霄胸前,“现在是流行正局级干部下一线,帮你们干活吗?”

“您这不是亲临指导,哪有我插手的份儿!”梁霄结果登记表,揉了揉眼睛,“今天尽当司机了,开车开的都累死了。”

“小雪……”罗局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现在怎么样?”

“您要是心软,我去替她录口供。”

“我不是这个意思,”罗局摆了摆手,“这次算是可以活着拿到警服了。”

“她知道了应该会很开心的。”梁霄笑着去工作了

证物组在梁霄的带领下,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上车走人,现场虽然结束了,但实验室里却需要他们用更多的日日夜夜来分析这些证物。

张远拍了拍肩上的灰,走到了救护车边上,小心的看着里面依旧在抽泣的雪姿,被阮所喊过来叫雪姿,但怎么开口,他在门口抓心挠肝的。

阮所站在远处看到来回踱步的张远,不时的往救护车里面看,磨了磨后槽牙自言自语说道:“废物!”然后将手里的东西塞给了旁边的警员,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张远看到他走过来,赶紧拉住,刚想开口,阮所一下就把他甩到了身后,冲着救护车里面喊:“哭好了没!哭好了就下来干活!”

这一声将雪姿的三魂七魄都吼回了位,她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对墨恋说:“你先休息一下,我等一下过来。”

墨恋笑着点了点头,看着雪姿转身出去了。

张远在门口拉住阮所说:“阮所,你这也太不解风情了!”

“有什么风情?别在我面前腻歪!现场这么好看?不想回去休息了?”阮所嫌弃的说。

雪姿刚下来,就看到了一脸懵逼的张远,她指了指车上说:“墨恋她就不做笔录了,我来吧,这个事情,反正我熟悉。”

“她做不做呢,得看阮所的心情。”张远用嘴朝着阮所的方向努了努,“你把他哄好了,你的都不用做,这案子现在还需要什么口供?现场的这些东西,回去能写一本情况说明。”

雪姿刚想开口,张远打断她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姚一沫的抓捕,我们会和相关部门对接的,到时候,你也别去了,这两天休息一下,我看梁霄在找罗局说话,估计有你的好消息了。”

“什么好消息?”雪姿好奇。

张远想了想,偷偷神秘的说:“归队。”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