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三十八章)

墨恋 · 8月29日 · 2021年 · · 252次已读

梁霄和雪姿在东郊墓园边上找到了符合这些要求的一个小厂房,附近的小厂子说这家厂房一直没租出去,但是昨天来了个人打开了厂房,今天又来了车,一男一女的走了进去。

梁霄和雪姿对视了一眼,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

“那么现在呢?”雪姿赶紧又问,“现在这两个人去什么地方了?还在这里吗?”

“车走了,但是没看到是不是一起走的。”

梁霄谢过,和雪姿点了点头轻声进入了厂区。

“对了!”那个人又回头说,“之前我其实觉得挺奇怪的,这个地方一直没有租出去,但是其实这个地方一直在用电,电费也一直都再交,我们老板说这里的用电量还挺大的!”

雪姿立马想到了老街的那一次被捕,她觉得这个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梁霄点头,将手枪捏在了手里,随时准备上膛。

进入了厂区之后,一共是两座二层的厂房,墨恋是不是在这里,在这里的什么地方都说不好,他们只能分头寻找。

梁霄先去了一楼,雪姿去了二楼,里面都是生锈布满灰尘机器和原料,一些轮胎之类的东西丢弃在一边。雪姿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她让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睛,用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平静,用耳朵去勾勒现场的地形。

“滴,滴……”水声非常微弱的在一个角落响起。

她皱了皱眉,又确定了一下这个位置,直扑过去!

看到了已经失血快要昏迷的墨恋!

“阿恋!!”雪姿赶紧掏出纸巾摁在了她的伤口上,抱着她轻轻的喊。

“你醒一醒,阿恋!”看着面色苍白的墨恋,雪姿心疼极了,“你醒一醒,我来了。”

她带着些许的哭腔,看到了即便倒在自己怀里依旧微笑着的墨恋缓缓睁开了眼睛:“你……来了……”

这一句话,让雪姿的泪水再也绷不住了。

“你……别哭呀……”墨恋看到雪姿着急的哭了,想抬手帮她擦一下,可以自己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别说话,我带你出去。”雪姿吸了吸鼻子,想抱着墨恋起来,可这才发现,墨恋身上,还有一样意想不到的东西。

炸药。

李青墨!

雪姿心里简直要把这个人凌迟了。她连忙放下了墨恋,安慰她:“没事的,我会拆这个东西,我什么都会……”

她看了一眼炸药的定时器愣住了,这是妈妈当年做的贺卡,她的手在颤抖,她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这个时候梁霄赶了上来,看到了墨恋和雪姿。

“这个时候你们还在谈情说爱吗?”梁霄赶紧收了枪跑了过来,“还不快……”这个时候看到了墨恋身边的炸药。

我去,这手笔够大的呀!

梁霄颠了颠重量,看了看大致样子,认真的说:“土制炸药,这个样子,估计这个厂房的屋顶是别想要了。”梁霄看了一眼连接线和定时装置,对李青墨这个人的变态又有了新的认识。

“阮所,我现在在……”梁霄看了一样周围,觉得所不清楚:“我等一下发个定位给你,这边需要排爆,需要救护车。”

阮所在电话里立即说:“这个事情,我会和罗局说的,我现在在去李青墨那边的现场,你们要在这里帮我一个忙!”

阮所挂下电话,将梁霄发过来的地址给罗文远转了过去,罗局立即调集特警,防爆,消防等单位一路警笛嚎叫着奔赴现场。而就在这个时候,阮所和张远也赶到了李青墨面前。

“老朋友见面,你都不带点礼物给我!”李青墨看到了阮向前,扬了扬手里的引爆器说,“这个还是席心叫我的,只要我这里一哆嗦,你们那个小姑娘身上的炸药就会‘砰’的一声响起,市局就能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就想知道你是为什么放不下这个事情!”阮向前上前一步,张远直愣愣的盯着李青墨手里的引爆器,他现在真的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寒嫣教你的?”李青墨笑了,如同鬼魅一般,“也是,她毕竟是相州市当年首屈一指的谈判专家!但是这不也没有保住席心的命吗?”

“如果只是为了席心,你没有必要做这个局的!”阮向前又向前了一步,“我们哥俩好久不见了,我们好好聊聊,你不愿意说,那就让我来说。”

阮向前索性坐了下来:“你走之前说,从什么地方开始,就应该在什么地方结束,席心是死在这个爆破现场的,这些年,这厂子,因为爆破早就卖不出去了,所以也没有人来打扫,这里藏个人绰绰有余,所以这些年,你在这里隐藏了自己。”

“不错!”李青墨骄傲的说,“我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的每一粒沙子我都知道。”

“你特地将雪姿支走,就知道她会去找自己的心上人,”阮向前继续说:“你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雪姿的命,因为她是席心的女儿,你下不了这个手。你只是想告诉她,如果作为一个合格的警务人员,她现在早就已经没命了。”

李青墨低头:“她和席心太像了,长的像,就连语气都是一样的。”

舍不得,但又不能放任不管。

“十三圆桌骑士,是之前就留下来的互助机构,如果不是因为姚一沫的关系,大家可能都不会认识彼此。”阮向前抬了抬手臂,“姚一沫将这些人聚集了起来,将他们暴露在社会中,成为了自己的一杆利器,之前凌家毛衫厂的案子就是这样做出来的,是她利用了人的同情心,找到了那个放火的人,说是十三圆桌骑士的事情,让凌家为某个事情血债血偿。”

“没错,”李青墨从口袋里扔出了一个手表,“那个人说,凌家吃人血馒头,他们曾经自助的白血病儿童,根本没有拿到一分钱。”

“这个案子之后,十三圆桌骑士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他们选出了member,也就是你们,也选出了killer,像是郭嘉这样的人。”阮向前想了想,眼神坚毅,“那个时候,你发现,席心其实就是个killer。”

“她从警校毕业之后,就没有人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在某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中,我见她在姚一沫的身边,我就知道她可能是有什么任务了。这个之后,阮家就除了车祸,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想到了她和姚一沫一起攀谈的事情。”

“她应该就是在这里承认的,她是killer。”阮向前指着这个仓库说,“当时,只有你追了过来,只有你和郭嘉在现场,甚至她知道,十三圆桌骑士,是有继承的权利。你向她所要了十三圆桌骑士的继承权。”

“不是继承,是传承。”李青墨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丝巾,和给梁霄证物室里的那一条几乎一模一样,“在老街,谁家门口挂出了这个丝巾,就说明这家有事情,需要帮助,她接到的任务就是去救林硕。”

“这个不是姚一沫给她的任务。”阮向前肯定的说,“1202爆炸案要除掉的人到底是谁?”

“凌忆慈,凌家大小姐。”李青墨叹了一口气,“姚一沫要将凌家的所有人一网打尽,这样的话,十三圆桌骑士,这个互助会就会变成她一个人豢养的猛兽。”

“因为她出钱,维持这个互助会的日常开销,在一定的时候,还会给这里面的‘家人’发钱发东西,所以,这些人都会为了她卖命,刚开始老百姓还不太明白的时候,她只要找对人,然后哭诉一下,就能让这些人为她付出一切。”李青墨晃了晃,好像回到了当时席心和他说这些的时候,“这就是姚一沫,而席心到最后都没有办法查到证据,她从来不自己出面。”

“当时爆炸现场,你们觉得是最后的机会了?”阮向前有点明白过来了。

“不是我们,是席心,她在现场掉包了凌忆慈,自己孤身一人来到了这里,当时还是凌家的一个仓库,她看到了姚一沫。姚一沫也看到了她,这一瞬间,他们之间所有的信任都土崩瓦解,随后,我赶到了现场,然后看到了郭嘉。”

“这个仓库里的东西,我都看过了,看了这么多年,我觉得也应该让你们看看。”李青墨笑了笑,“这是姚一沫的发迹史,她就是从这些带着人血的货品开始的。”

张远听了这半天,终于把这个时隔半个多世纪故事听完了,当他看到李青墨打开尘封多年的箱子,他又一次震惊了。

一件件所谓的“商品”陈列在福尔马林里,形态各异,美丽异常。

阮向前愣住了,原本握拳的手,颤抖着,张远也愣住了,他的眼睛变得血红,浑身上下感觉到异常不适。

那是未成年少女的尸体,被拗成各种造型浸泡在福尔马林的大陈列柜里……

“恶心吗?”李青墨看着这些陌生又熟悉的娇柔脸庞,漠然的说:“她们原本都是活生生的生命!”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