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三十七章)

墨恋 · 8月29日 · 2021年 · · 264次已读

李青墨拿出了那个小徽章,果然是现在的人不一样了,以前哪有这些方便的道具,就连窃听器都是自己动手做的。回想和席心一起做这些小道具的时候,那似乎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席心,你总是说我错了,但是现在你看,我没有错,以恶制恶,以战止战,就是最好的做法。”李青墨原地做了下来,“你那个孩子,太单纯了,没有像你当年一样有灵性,她,太像她爸爸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李青墨甚至有一点想哭。

“明明,我那么爱你,为什么!”李青墨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情绪像是不受控制一样,他看着地上烧焦的痕迹,抚摸这一片漆黑的土地,天空阴郁,似乎看不出什么未来。

“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你觉得我好像很可怕,可是,和你在一起的我,才是最像一个人的!”李青墨无奈的自言自语,“什么圆桌十三骑士,这种东西就应该放到台面上来,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难道做了好事都不能让人知道吗?”

他大声喊着,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会在乎,这个地方距离城市非常远,甚至距离墨恋也非常的远,他们如果找到了墨恋,就找不到自己,一个人没有瞬间转移的能力,他早就已经放弃了墨恋,她不过就是个为了让雪姿上钩的棋子而已。

那个孩子不是个合格的卧底,她太单纯了,甚至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她将那个人看成了通往人世间的一条光明大道,殊不知在这光明的大道边上早就埋伏下成千上万的狙击手,一旦她被这罂粟一样的光明吸引,奋不顾身的踏上这一条路,等待她的只有死亡。

作为“四无人员”什么都不应该留下,他们就应该像是黑夜里的鬼魅一样,和光明有着无法共存的障碍。你看看她现在,和一个姑娘在一起坐地铁上班,挤公交下班,一起玩,一起吃饭。

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李青墨摇了摇头,拿出口袋里的打火机,摩挲着上面的花纹,笑着等待着,他知道这一天终将会来,自己也不过是圆桌十三骑士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

张远车子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市局重案组办公室,阮所看着这个傻小子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写满了问号。

“你怎么回来了?”阮所无语。

“梁霄和我打电话,说让我查一下整个定位从今天早上开始的路径!”张远放下了车钥匙,走到技术人员边上,“他说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墨恋肯定是收到了什么才会走的,他想知道她是怎么去送人头的!”张远摊了摊手,“原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加!”

阮所叹气,调出了定位的所有资料。

张远看了一遍,皱了皱眉,打了电话给梁霄:“你说的对,我觉得这个定位神他么的有问题!”

车上,梁霄已经将电话开成了免提,雪姿和梁霄一边听着电话,一边赶路。

“定位显示,这个定位在今天从市局出发,去了清河公寓。”张远看着地图上红点移动的方向慢慢说着,“这是什么地方?”

“是她住的地方,她租住的公寓。”雪姿纸上画了个草图,解释说。

“你是说她的确是先回了家,然后才从家里出来的。”张远看了一眼定位,“然后她出发去了……世贸大厦?”

雪姿又继续画草图,解释:“这是她公司,然后呢?”

“然后她就去了……”张远停了一下,“等等,然后她又来了市局!”

“什么?”梁霄不相信“她是从市局门口走丢的?”

张远虽然也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但是……事实确实就是如此,“没错,她应该是在这里上了一辆车,然后去了东郊墓园。”

“她去那边干什么?”雪姿疑惑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她是去看我妈妈的墓碑了!”

雪姿幡然醒悟:“我明白了!是李青墨和她说了一件事情!”

“说了什么?”梁霄正在开车也不能多说话,“她到底是知道了什么才会跟着李青墨这个人走的。”

“用你的命,来换雪姿母亲的真相。”

她一定是这样想的,如果可以的话,就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这样一个珍贵的答案!

雪姿摇头:“傻子,她……根本不需要这样!”

且不说,只要是真相永远都会有到来的一天,正义从来都不会缺席,她为了这样一个非亲非故的人,甚至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这样一个简单的答案。

雪姿的泪水掉了下来,她发现,自从和墨恋在一起之后,她就很会哭,动不动就会感受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感受到墨恋一颗炽热的心。

“你们这样……”阮所突然说,“你们先去东郊墓园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正在打桩的乡镇项目的小工地,旁边还有石材厂的那种,看看这样的地方,有没有空置的厂房,今天有人来过。”

张远突然对阮所的能力有了新的判断,卧槽,这个人“神探”的绰号不是白来的!

“看什么看!”阮所看到了他惊讶的目光,嫌弃的说:“自己不好好学,这些都是经验,有什么好惊讶的!”

“好!”梁霄倒是接受的非常快,他挂下了电话就直奔东郊墓园去了。

张远看到电话挂了,赶紧拉住阮所:“我现在虚心求教还来得及吗?”

阮所看了张远一眼,叹了一口气,放了一遍通话录音。

张远一脸懵逼,这有个啥?

阮所无奈,只能耐心的说:“整个录音听上去比较空旷。”

张远接着分析:“说明是在一个没什么东西,比较空旷且有回声的地方,类似于大的厂房。”

阮所点了一下45秒的地方,说:“这里有比较尖锐的切割机的声音,还有水声。”

张远惊讶,尼玛这都能听得出来???

但他还是接着分析:“一般石材切割厂才会有这种带流水的切割机。”

阮所又点了一下1分23秒的地方:“这里是老式打桩机的声音。”

张远仔细听了一下,这里虽然很细微但是还是能听得出来:“现在这种老式的打桩机已经比较少了,只能是那种城乡结合部区域才有,但是一般的农村自建房不会用到这种打桩机,也只能是市政项目才会用的上。”

说完这些,张远乐了:“嘿,我自己都说出来了。”

阮所拿出车钥匙给张远,语重心长的说:“好好学着吧,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张远接过钥匙,一脸懵逼:“我要去什么地方?”

阮所刚刚还觉得他有些孺子可教,但是现在立马打消了要传授经验的想法:“你自己查的定位,你不去吗?”

张远这才想起来:“对对对,去去去!”说完又就飞出了办公室。

罗局从后面走上来,笑着说:“可以啊,阮神探!你这个本事要不还是回学校去带带新生?”

阮所摆了摆手:“拉倒吧,就这一个张远都能把我气糊涂了,一群像他一样的学生,我是觉得自己活的太长了吗?”

罗局笑着说:“张远这种的你都嫌弃他,那警校就没有什么人是聪明的了!”

阮所想起了之前的席心,她是自己见过的,在警校里相当有灵性,相当聪明的人,只可惜……

“还是笨一点吧,至少能活的久一点。”阮所又回到了刚刚的位置上看了一眼对面那些心虚的小警员们,安慰了一句:“这些都是经验,以后你们也会有的,什么时候你们遇到案子,能有我这样的反应了,说明你们距离退休也不远了。”

呵呵,一边的警员吐了吐舌头,这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好好干活吧。

阮所看了看现在的定位,又看了看地图,李青墨果然还是个念旧的人。

他转头和罗局说:“你在这儿盯着吧,我去帮大家会会故人。”

罗局看了看定位,皱了皱眉,指着这个定位刚想开口。阮所点头表示默认:“从什么地方开始,就应该在什么地方结束,这个是他经常说的话,也是他之前一直的追求。”

“你小心一点,注意安全。”罗局什么都说不出来,“回来,我们一起喝酒。”

“好!”

老一辈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的简单,一根烟,一壶酒,也许就能将所有的恩恩怨怨化为乌有,已经活到他们那个年纪了,说不上无欲无求,但也见过了世面,和现在这些已经奔赴现场的小年轻不一样,他们知道李青墨会面对什么,自己会面对什么。

只有这样自己去经历所有的人生,才是最完美的。

罗局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着这些忙碌的人,阮所坐上了车,发动了车子,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方向盘,给寒嫣发了个短信:“我今天有事,晚上饭不用等我。”

寒嫣在消防队收到了这个短信,看了一眼,手抖了一下。她现在能理解梁大的妻子郁荷为什么会如此平静的面对梁大的死亡。

因为这样的危急时刻,对于她们这样的家属来说简直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一句“不用等我”,也许就是下辈子才见面的事情了。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