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三十六章)

墨恋 · 8月29日 · 2021年 · · 254次已读

张远接到雪姿电话,听她说完这些事情之后,强忍住要想喷她的冲动,偷偷抬头看了一眼阮所依旧还在认真工作的样子。

“你……”张远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现在草泥马的心情,他磨了磨后槽牙:“你就活该被梁大打死!”

阮所听到了这一句话,转头疑惑的看着张远,张远赶紧挂了电话:“有墨恋的消息了。”

阮所还在分析噪声,听到这个说法,赶紧站了起来:“找到了?”

张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还是开口解释:“之前小雪在人家包里放了个定位……”

“什么?”阮所一拍桌子大声说,“这也太过分了吧!”

“您先别生气,”张远赶紧安慰老领导:“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担心人家小姑娘的安危。等她回来,要打要骂随便你。”

责任先撇清楚,别到时候又伤及无辜的自己。

“现在怎么说?”阮所索性摘掉了自己的耳机,“找到定位了?”

“定位还在和通信部门联系,已经让负责的同志过去调用了,也不能确定墨恋是不是放在了身边。”张远解释,目前只能做好眼下能做的这些事情。

————————————-

梁霄和雪姿找到了林硕的母亲,她一个人生活在老姐的一所破房子里,“我知道,你们来干什么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妪,老得有点不像她这个年纪的人。

她从自己的床底下,翻出了一个盒子:“这个是我儿子给我的东西,他说很重要,以后……”她将这个盒子打开,又拿出了一个布袋子,“以后如果有警察来找,就把这个拿出去。如果他能活着回来,他就自己来那这个袋子。”

雪姿看了一眼梁霄,拿出了一个资料袋,梁霄给了她衣服手套,她打开了这个资料袋。里面是份资料,上面写着各种名字,其中有母亲和李青墨的名字。“您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林硕的母亲摇了摇头,在床边坐下,“我不知道,我也从来都没有打开看过。”她摆了摆手说:“我从来都不管他这些事情,他长大了,一直是个好孩子,我没必要管这些有的没的。”

雪姿认真的看了一眼这些名字,想起了一个人:“给你那个学妹,叫……楚竹的打电话,报几个名字过去听听,看她是不是认识这些人。”

梁霄点头,拿出手机给楚竹打电话,随便报了几个名字,然后和她约定了见面的地点:“十分钟之后,你能到老街来一趟吗?”

楚竹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师兄,你也太低估我的能力了,我现在就在老街呀!”

梁霄笑了笑:“那好,五分钟之后见。”

雪姿将东西收回资料袋里,然后和梁霄一起准备离开。

林硕的母亲突然叫住了他们:“你们等等!”她赶了上来,“你们……你们再让我看一眼这个东西。”

雪姿有些疑惑,犹豫着将手里的东西递了上去。

林硕的母亲看了看这一份资料,泪水落了下来,颤抖的手摩挲着牛皮纸袋上的字迹,喃喃的说:“我把东西给你们,林硕就真的不会回来了。”

车祸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这个母亲一直相信,他的孩子还没有来拿那一份资料,不会就这样离开。

可是如今……

“林妈妈,”门外有个女生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不要难过,这些年,林硕是个好人。”

雪姿回头一看,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一个翻版的自己。

“阿竹,”梁霄叫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因为她是顾家保护的人。”

楚竹将林硕的母亲扶回了房间,又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安慰了几句,只见林硕的母亲点了点头,收下了信封,这才放楚竹出来。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楚竹出来之后来着雪姿的肩膀,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梁霄,“你说的那个……妹妹?”

???啥子?

妹妹???

“我爹养的,”梁霄调侃,“原本打算养成童养媳的,结果现在养成了闯祸精!”

雪姿一脸黑线。

“我们找个地方说说?”楚竹掸了掸身上的灰,“刚刚一路跑过来,累死我了。”

雪姿觉得楚竹有一点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圆桌十三骑士的这个事情,我个人不建议你们查的太深,”楚竹一边走一边说,“你们查到它是怕它是个涉恶类型的团伙,其实并不是,如果你把它当做朝阳群众也是可以的。”

雪姿有一点不理解,“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它出了个李青墨,你们就判断它是个十恶不赦的存在,这个不合适,你刚刚手上那一串名字,有很多都是圆桌十三骑士的人。”

???

“他不是十三个人组成的,也没有十三个部分,它最早是相州市一个叫白婉莲的女企业家成立的。”楚竹笑着说,“当年相当于是个……互助会。”

“大家出钱做这些事情?”梁霄也有一点没有明白过来。

“当时条件不好,大家将自己会的事情都登记下来,形成一个互助的团队,这样的话,比一个人过日子要省心很多了。”

“……居委会?网格员?”雪姿从脑袋的角落里挤出了两个词。

“差不多吧,但是后来……姚一沫改变了这个格局。”楚竹指了指雪姿手上的资料,“这个资料也是后来整理出来的,之前是凌家一直收着,谁都没有想到,最后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出现在大家眼前。”

“这就是圆桌十三骑士的全部资料,说白了,就是白婉莲当时帮助过的那些人。”楚竹换了个说法,“她当年帮助过那些死里逃生的人,这些人为了报答她,为了更好的活下来,才组织起来的。”

“那李青墨呢?”

楚竹笑了笑,“他不过就是真的看不惯姚一沫而已。”

到车子边上了,张远将定位也发了过来,“我们上车说,”梁霄开了车门,“我们去救墨恋。”

几人上了车,根据定位的地址,赶了过去。

————————————-

“我们也出发吧?”张远催促阮所,“我们去和梁霄他们汇合。”

阮所看了一眼,“如果他们去的定位不对,那该怎么办?”这句话,一下子把张远爱给问住了,这倒是张远没有想到的。

看着张远有点着急的样子,阮所还是叹了一口气说:“你去吧,这边有我呢!”

张远露出了一排牙齿,好,我现在就去。

“带上该带的东西!”

阮所再次叮嘱。

看着一群小年轻忙碌又充实的样子,他真的觉得自己老了,但看到他们成长起来的样子,又觉得自己不老也不可能了。

“就像当年一样。”阮所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之后,又开始分析录音,开始帮着张远在市局的办公室里坐镇。

“居然只有你……”推开门的是罗文远,曾经的罗局,阮所笑着说:“怎么?过来视察工作吗?”

“我视察什么工作?”罗局嫌弃的说。

我不过就是来帮你们顶锅的吧。

“老张帮你们去调度交警了,寒嫣已经去和消防对接了,”罗局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我就是来看看你而已,看看你是不是需要我这一把老骨头。”

“不需要。”阮所还傲娇了起来,“你看看这一屋子的年轻力量,你这一把老骨头能干什么?该干嘛干嘛去!检查和情况说明先写好,这种东西我不会写。”

看吧,还是来背锅的。

罗局心里这样想着,笑着走进了张远的办公室,在电脑前坐了下来,老老实实的开始写情况说明。

阮所看了一眼罗局一指禅敲击键盘的样子,笑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的时候,虽然会变成泡沫,但也会激起更大的浪潮。

“阮……阮老师……”一个小警员也不知道怎么叫阮所,“我们这边有点情况,您来看一下可以吗?”

“好。”阮所放下了手里的事情,走了过去。

“我们发现……这个定位在移动……”小警员指了指定位的红点。“这个速度……其实很快了。”

阮所点了点头,看着移动的小红点,在地图上快速的移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赶紧给他们打电话,让大家知道这个事情。”

“重新分析李青墨之前的行踪轨迹。”

阮所想了想,“将墨恋之前的定位轨迹整理出来,我再看一看。”

“是!”一屋子的人又忙开了。

在办公室里偷听到外面的话,罗局偷偷一笑,传帮带才是让新老交替无缝衔接的秘诀法宝。

李青墨,当年他们的队长,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此时的李青墨也没有闲下来,他站在了某个值得纪念的现场,看着地上已经几乎要不存在的痕迹,等待着雪姿一行人的到来。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