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三十五章)

墨恋 · 8月29日 · 2021年 · · 248次已读

市局里居然出现了窃听器,还不止一个!

张远看着桌上四个窃听器,哼了半天,愣是说不住一个字来!

直到阮所推开了他办公室的大门。

“李青墨电话?”阮所也没有回避,直接就问了个明白。

雪姿点头:“一个小时查出阮氏夫妇车祸的集装箱车司机。”

阮向前笑了:“他对这个问题还真的是孜孜不倦,我当年就告诉过他,阮氏夫妇的死就是个车祸意外,他就是不信!”阮向前拿出了一份档案。

张远狐疑的接了过去:“阮所,你是神算子吗?”打开一看,果然是阮氏夫妇当年的事情。

“当年的事情都在这里,他要的那个司机的名字也在这里。”

雪姿赶紧抢了过去,看了一眼皱了皱眉:“这个名字,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梁霄皱眉看了一眼:“给我看看!”

雪姿把资料递给了梁霄:“这个名字,好熟悉,真的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但是我觉得,只是给了这个名字的话,”梁霄把这个资料递了回来,“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这个东西,难道李青墨自己查不到吗?”

雪姿也点头:“他要的肯定不是这一个名字而已。”

张远想了想,看了看阮所,在白板上开始分配任务:“这样,梁霄和雪姿,你们两个继续去查阮家当年的这个……”张远看了看资料,接着说,“这个车祸,我和阮所看看有没有办法把李青墨的藏身之处找出来,我们两条腿走路,总比被他牵着鼻子走要好。”

雪姿点头,她看了梁霄一眼,梁霄好像还是在想这个人的名字。

他又一次拿过资料仔细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不对啊……这个资料写的不对啊……”

雪姿凑上去看了一眼:“什么地方不对?”

阮所也将看了过来,时隔多年,再次审视这一份资料。

林硕,男,当时填写资料的时候写的是33岁,是个老实本分的司机,开集装箱车已经六七年了,按他的说法是真的不知道当天会出事情。当天他看到有人从他车上下来,他也没有仔细看,结果方向盘被人喷了乙醚,开出去就出事儿了。

梁霄指着“乙醚”这两个字说:“乙醚这种属于挥发性物质,不可能被记录下来的,这东西,半个小时之后,就挥发的鬼影都不剩了!”

梁霄指着资料说:“且不说这东西能不能导致开车出现幻觉,或者导致这场车祸,一般正常的司机,上车先开窗通风,这个是基本操作呀!”

雪姿想了想,看了一眼张远:“你不是不太开窗的人?”

张远只想喊冤:“我不太开窗,不代表着我不开啊!这应该算是司机的基操了。”张远看了一眼雪姿,淡定的说,“对了,你不会开车,所以你不知道。”

尼玛,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要被这货怼?

梁霄接着说:“反正已经这么多年了,当年都没有对这个口供落实真伪,现在更加不可能了。”就在这个时候,张远突然拍了一下梁霄的后背,激动地挥着手臂说:“我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名字了!”

众人齐齐的看向他。

张远开心的说:“那个!就那个!”张远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急的直跳脚:“就那个司机!”

雪姿一脸茫然,这货怕不是被刚刚车子开窗通风的事情给弄傻了?

张远见大家都跟不上他的思维高速列车,自己又说不出来,真的快急疯了:“哎呀,就那个!那个司机!!他没去!有人替他去了的那个司机!”

???

雪姿皱眉:“那个给姚一沫开车的司机?”

张远似乎看到了亲人一样:“对对对,就是这个人!原本那个司机就是叫林硕,后来有个司机帮他去给姚一沫开车了,这一家子的人后来都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张远对这段时间串并案能力的提升赶到了一丝骄傲。

梁霄点头说:“我去找这个的资料,阮所……”

阮所点头:“我去听刚刚的通话录音。”

雪姿冷静下来,失神的望着那块白板。梁霄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想过,如果当时把她送回家,或者直接接到这里来,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雪姿的泪水落了下来,“是我不对,我不该将她一个人……”

她已经不是个普通的人了,她有了牵挂,有了情感,已经无法做到一个人干干净净的在这个世道上走一遭了。

“不是这样的,”要知道,没如果不是自己的疏忽,如果不是当时那张字条,如果不是一直想在这个所谓的人间留点东西,她绝对不应该去招惹这样一个单纯的孩子。

所以,自己还是错了,错的很离谱,就连基本的职业素养都没有了。

“现在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吗?”梁霄拍了一下雪姿的后脑勺,“也不看看是什么时间了,阿恋还等着你去救呢!”

雪姿擦了擦眼泪,赶紧点头:“嗯,我先把通话录音导出来,手机可能该不会很清楚,让技术去弄吧。”

她把手机交了出去,继续和梁霄调查那个林硕的情况。

“找到了。”梁霄通过派出所的联网,“林硕还有个母亲,现在在……老街?”梁霄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也是吃惊了一下。

“什么?”雪姿也愣了一下,怎么会这样?

阮所看了一眼雪姿,认真的说:“还不赶紧去!”

梁霄和雪姿这才反映过来,拿起车钥匙就飞奔出办公室。

阮所看着他们跑了出去,转过头,又对身边的技术人员说:“你把这边再放大一点,我再听一下。”

张远居然在大家都忙的时候,难得腾出手了,整个办公室里,查监控的查监控,查来源的查来源,大家都脚不沾地的忙着,反而他站在中间停了下来。

“张组?”一个小警员跑了过来,“这个是调用监控要签字的审批单,”张远点了点头,在上面签了字。

“这个是交警那边要的函件,”又一个警员跑了过来,看着张远给签好了字,“组长,你……帮我传真一下?”

张远点头,转身去了。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墨恋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边上凉凉的东西一直触碰着自己的皮肤。

雪姿也会碰到这样的时候吗?

每次遇到这样的时候,她会想什么?

她就不会抱怨吗?抱怨这个世道对他们这样的人,太不公平了?

明明给予了一样的生命,但是到头来,却过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那么渴望光明,却永远看不到光。

给予的那些生活中的美好,都是空虚的,所以现在的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还能义无反顾的去为了保护那些陌生的人?

可是如果没有他们……

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呢?

墨恋想着这些,她回想起了第一次和雪姿碰到了的时候。

如果不是那一次,也许她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惊险的事情。

但如果没有那一次的相遇,雪姿呢?她是不是也遇不到自己生命中的那一丝曙光。

反正已经在这样的地方了,墨恋头一次觉得自己将心放了下来,已经快要没有人质的自知之明了。

他们现在查到了吗?

究竟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了对了,好像自己的公司也和他们说的那个姚一沫有关系。

那自己的公司会变成什么样子?

墨恋已经完全不在乎现在的情况了。

“还有人吗?” 墨恋感受不到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喊了一声,周围只有她的回音。

突然她想起了一个东西,她的包里有一个徽章,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雪姿放到她包里的,是那种很小的定位徽章。

就在几乎同一个时刻,坐在梁霄车里的雪姿也想起来了,她木木的转头看着梁霄:“我可能知道墨恋在什么地方?”

梁霄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什么?”

你怎么不早说?

雪姿纠结:“我这不也是刚想起来。我很早以前,曾经给她留过一个定位的徽章。”她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她既希望能通过这个徽章找到墨恋,但是这个事情被发现了之后吧……

这个日子就不会很好过了……

雪姿挠了挠头:“我们还是先去林硕母亲那边?”

梁霄一脚油门就踩了出去,一边认真开车,一边给雪姿布置任务:“现在给张远打电话,根据你那个定位去找墨恋,还不确定她是不是带着包被人劫走的,如果定位还在就好了。”他转头看了一眼雪姿,叹了一口气:“这也就是在我车上,换成我爹,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说,腿都给你打断了!”

雪姿耸了耸肩:“别说是你爹,就是阮所,我都不可能好好活着。”

雪姿拿起电话开始深呼吸,脑子里全是那根皮带,手也开始不断颤抖。

尼玛,生理反应居然如此之重!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