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三章)

墨恋 · 8月6日 · 2020年 · · 407次已读

墨恋的笔录很快,毕竟两个小时里面做了两次笔录,其中还有人做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示范,是个人都学会了。

“小姑娘,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会给你打电话的。”老张耐心的陪着墨恋走到了派出所门口。

“感谢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这个非常官方的握手,让墨恋觉得自己好像在电视剧里的感觉。

“那个……”墨恋好奇的问,“那个……雪姿呢?”

老张刚刚转过身,就听见小姑娘问了这么一句,无奈回头,“她今天应该是回不去了。”

墨恋着急,“她是为了帮我们,不是,是为了帮那个老板才打架的。”

“不是因为这个事情,”老张想解释,因为她今天栽在了阮向前的手里,今晚不是审讯室一日游,就是留置室套餐。

“你早点回去吧,晚上小心一点。”老张又嘱咐了几句,“还有没有公交车,没有了我让小刘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墨恋固执地站在派出所门口,“我要等她一起走。”

嗯?

这算是怎么回事?

老张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姑娘,“小恋,你也不小了,能不能懂点事儿?”

墨恋干脆嘟着嘴在派出所门口一蹲,“我不回去,我要等她出来。”

这回轮到老张一脸懵逼,现在的小姑娘怎么都这个样子,上次来打证明的时候明明还是个非常懂事可爱且刚刚工作乖巧的样子?

难道阿雪这个死崽子还有传染能力?

“你走不走!”老张的暴脾气也上来了。

“不走!”墨恋在门口蹲着。

“你确定不走?”老张提了提调门。

墨恋站了起来,“不走不走就不走!我要等她出来,她今天是在帮我,你怎么这样!”

是不是和现在的年轻人有代沟了,为什么总是不能好好的交流和沟通,“她不会有事情的。”

“她不会有事情为什么不能放了她?一个女孩子背了拘留,档案里还怎么好啊!”墨恋拿出了自己HR的基本套路。

“她不需要那种东西,”老张不耐烦了,她要是想好好工作了,哪里找不到一个稳定工作,雪姿现在就是不想好好工作,不想好好活着!

老张生气啊,里面那个不好好工作,成天东惹事,西惹事,几乎每个派出所都知道雪姿这个人物了。

问题不能由着这货的性子来,也不能管着她。

现在眼前这个好像是要把雪姿当做英雄崇拜了,这还能成?

“这样吧,我叫小刘送你回家,你们年轻人比较谈得来,”老张回头叫了一声,小刘就从大厅跑了出来。

“你送小恋回家,打个车,车费回来找梁大报销。”老张说,毕竟这个事情是雪姿留下来的,怎么也要从梁大手里找补回来。

小刘警官点头,然后拉着墨恋就走,墨恋一个甩手,“我说了我不走!”

“嘿,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劝呢?”老张纠结,赶紧嫌弃的轰走,“走走走,赶紧走,一个女孩子到派出所不想走还是个好事儿了?”

“反正你轰不走我,你爱怎样怎样!”墨恋蹲在派出所门口就是死也拖不走的样子。

小刘警官茫然。

一个小时前见到这个姑娘还是一问三不知,现在直接在派出所门口撒泼了。

世界变得太快了,我已经跟不上这个社会的脚步了。

审讯室里。

“所以这一次你真的是见义勇为?”阮所抱着杯子看着锁在椅子上的雪姿。

雪姿很无辜,非常无辜,这次真的是无辜的。

她点了点头,“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还想听什么?”

“你为什么会去世贸大厦?”阮所冷不丁问了一句。

“我去世贸……”要不是说姜还是老的辣,雪姿差一点就顺嘴了,刚说一半,她停住了,“我没去世贸大厦,我就是路过。

“老张给我的那张纸是什么?上面的一串数字是什么?”阮向前一脸嫌弃。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张纸就是一张普通的纸,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上面有数字?写了啥?”雪姿装作不懂的样子。

“你等着梁大打死你吧。”阮向前起身,“今天的打架斗殴记入档案。”

“等等等等!!!”雪姿一下子紧张了,“阮叔叔,我求求你,这事情要是写入档案,我会被梁大打死的!”

“对啊,我知道呀!”阮向前非常淡定,“所以我说了呀,你等着梁大打死你吧,我会记得把三七粉给你送过来的。”

“三七粉活血的,阮叔叔,你是想看我死啊!你不能这样!”雪姿觉得阮所说得出一定做得到,“我坦白,坦白好么?”

“你坦白呀?”

“张远手下有一个线人,今天在世贸大厦发现了以前用过的联络记号,那个记号……是属于我妈妈的,我今天就是过来看一下。“

“早说不就完了吗?”阮向前又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你后来看到了么?”

雪姿:……

还没有来得及看,不就被你们逮到了这里,一坐就是俩小时。我能有什么办法?

“还没……”雪姿摇头,“但是现在已经不能去了,今天来过派出所,可能要再养一段时间。”

阮所点头:“好,那就养一段时间,出去给梁大道个歉。”

“我……”雪姿纠结的要哭了,放下姿态开始求阮所,“阮叔叔,我求求你让我在留置室呆一晚上吧,你别看梁大现在还成,我出去肯定会被他打死的!”

“阿雪,你自己知道的,你这顿打是逃不过去的。”阮向前开门,“对了,和你梁大说,今天这件事情结束后,你养不过一周的伤,让他去养一周。”

雪姿郁闷,原本这件事情告诉张远,或者告诉梁大,让他们来一趟就好了,今天这个事情也能过去,但是她就是想看一眼,就是想看那么一眼……

阮向前说的这些话,她都认,这些叔叔伯伯哥哥们护着她,她才能在这些地方“为所欲为”,但是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错了就是错了。

“雪姐,签字。”小民警走过来,“这里。”

雪姿抿了抿嘴,签了字,摁了手印。

小民警解开了手铐和反省椅的锁,把雪姿放了出来。

“我去工作了。”小民警看了一眼雪姿,无奈的走了。

雪姿磨磨蹭蹭的挪到了大厅,梁大还坐在那边,看到她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想起她刚刚那副带劲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让你横!怎么就阮向前治得了你?”

“梁大……对不起,我回去会好好写检讨的……”雪姿认怂的本事可能就是张远教的了,简单明了,迅速有效。

“等等……”老张走进来,“阿雪,门口那个小姑娘不肯走,你先送她回家可以吗?”

???什么,现在反扒志愿者还有这个工作?

“我……”雪姿刚想解释。梁大就接着说:“你去送,送好你知道该怎么办的!”

老张一听觉得不对,“阿雪,公交车也没有了,你打车送人家回去,”然后掏出两百块钱,“剩下的自己去吃个饭。”

“阮所……有话说……”雪姿还是磨磨唧唧的说了阮向前的话:“今天这件事情结束后,我养不过一周的伤,你就去养一周。”

“小兔崽子!”梁大磨了磨后槽牙,指着雪姿恨恨地说。

老张打了个圆场,“阿雪你先去吧,外面小姑娘等着你呢!”

雪姿非常谨慎地看了梁大一眼,然后走出了派出所。

“小刘,我送她回去吧,”雪姿看到墨恋依旧蹲在派出所门口,“墨恋是吧,我送你回去。”

“你出来了!你没有怎么样吧!”墨恋着急的问。拽着雪姿来回看,“他们打你了?他们有没有严刑逼供?”

雪姿乐了,挥了挥手,让看戏的小刘赶紧回去,然后说:“你这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怎么的?公安机关不能严刑逼供。”

雪姿招了招手,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你住那里,我送你回去。”

“我很近的,清河路,清河公寓。”

雪姿开了前车门,坐了进去,墨恋抱着包坐在了后座上,雪姿对司机说:“师傅,清河路,清河公寓。”

“你常常去派出所?”墨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以前上学的时候常常打架,这些叔叔伯伯们都认识了。”雪姿一只手正在窗户上。

“你为什么常常打架?”墨恋继续问。

“……因为……”这个问题问得雪姿有点蒙,因为她有个小弟叫张远?还是因为警署大院里的小孩子都好斗?“因为环境不好吧……”

“你离那些小流氓远一点……”墨恋担心地说,“这样你父母也能少担心一点……”

“我没有父母……”三句话就能聊到雪姿的死穴,墨恋也有一点无奈自己的聊天能力,“那,那个梁大是……?”

“监护人,15岁到18岁的,”雪姿一点都没有隐瞒,“我成年了他就只能算是我领导了。”

“哪里有领导当自己的监护人的。”墨恋自己嘀咕。

“到了小姑娘,晚上出来还是要当心。”司机一脚刹车停在了清河公寓门口。

“我能问你要个电话吗?”墨恋在车上不肯下车。

雪姿叹气,报了一串数字。

墨恋用手机拨了过去,果然,雪姿的手机响了,铃声是一首很温和的歌。

“我始终在这里等一个消息,你也没放弃……”

“那,再见。”

墨恋下车,关上了车门,看着车缓缓离开。

她给雪姿发了个短信:“你有空可以来找我。”

想想不对,又改成了:“你有空我再请你吃饭。”

没过多久,就收到了一个回复:“好。”

她看了一眼,开心的上楼了。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