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二十章)

墨恋 · 3月13日 · 2021年 · · 297次已读

居酒屋里,梁霄要了一杯乌龙茶,墨恋很奇怪:“明明是居酒屋,为什么要喝茶。”

梁霄非常绅士的说:“个人习惯,再说我开车了,不能喝酒。”

墨恋笑了笑:“没事,到时候找个代驾嘛,不至于的!”墨恋笑着说。

梁霄礼貌回应:“我们两个都喝醉了,谁带你回家啊?”

墨恋心里呵呵:谁会喝醉,劳资千杯不醉,绰号“酒糟”!

梁霄喝了一口乌龙茶说:“怎么今天想找我出来……”梁霄又看了一眼直接把一杯啤酒喝完的墨恋,皱眉:“是有什么心事吗?”

墨恋长呼一口浊气:“哪有什么心事!爽快!”

说完,脸色却垮了起来,“我失恋了。”

梁霄毕竟是知道她和雪姿的事情,看到她这样失落,也按照现实情况安慰了她一下:“过去了就不要伤心了。”

“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城市里,但是亡语,你相信吗?有些人即便能和你手牵手,她却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墨恋又要了一杯啤酒,“明明都是一样的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可她……她却不能活得和我一样自由。”

梁霄只能顺着墨恋说:“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牵绊吧,谁都办法过的很自由。”

墨恋又一杯啤酒下肚,整个人开始迷糊起来:“老板再来一杯!”

梁霄赶紧拦住:“好了,可以了,再喝你就回不了家了,一个姑娘在外不要喝这么多的酒。”

“没事,我酒量好着呢!”墨恋笑笑,从老板犹豫的手里接过酒杯:“大叔,你放心吧,我有个绰号叫做‘十八碗不过岗’,这才多少!放心!”

这下还没有喝到一半,她就趴下了。

梁霄叹了一口气,结了账,背上在胡言乱语的墨恋离开了居酒屋。

上了车,墨恋突然清醒了过来,虽然难受,但却已经不是刚刚那个一醉不醒的样子了。

“我倒是小看你了。”梁霄笑了笑,“你怎么会装醉的?”

“毕竟一个姑娘不可能在陌生男人面前,完全喝醉不省人事。”墨恋一脸冷漠的说,“因为我大概可能知道你是谁了……”

梁霄轻微的皱了皱眉:“别想这么多,我送你回家。”

“天下哪有什么柳下惠,”墨恋傻傻的笑了笑,“一般看到女生想喝醉的正常反应,男生应该会很嫌弃,觉得这个姑娘不自重,但是,你不是。”

梁霄无奈的笑了:“你多想了。”但是心里却知道,眼前的这个姑娘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另外,一般一个女生喝醉了,同行的男士只有两个反应,要么打电话给她家人,要么打电话给她闺蜜,而你什么也没有做,直接送我回家。”墨恋在车上抱着膝盖蜷缩在后排,一脸伤感。

“这会儿觉得我是坏人了?”梁霄倒是觉得好笑,“那你就不应该喝醉的。”

“如果你是坏人的话,居酒屋的老板根本不会让你出来的。”墨恋心里更加难受了,“一定是他看到了什么东西,就放心将我交给了你。”

梁霄不说话了,他刚刚确实给老板看了自己的证件,轻声说是自己的同事心里烦闷所以才会这样的。

“亡语,你是雪姿的什么人?”墨恋其实一直想让梁霄自己说出来,但梁霄就是这么沉得住气,一直不说。

“我不认识什么雪姿。”梁霄想继续否认,墨恋摇了摇头:“你不要真的把我当做傻瓜可以吗?作为相亲对象,听说我失恋了,难道你不会觉得我是脚踏两只船吗?除非你知道对方不仅不是个男的,甚至还认识那个人,这才能说的出口‘过去了就不要伤心了’这样的话,因为你知道的,雪姿和我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梁霄哑言,这个姑娘确实并不是很好骗。

墨恋看到他一句话都不说,也不想多问什么:“你送我回家吧,想必你也是知道我家在什么地方的。”

梁霄启动车子,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墨恋公寓楼下,墨恋无声下车,关上了车门,梁霄突然叫住了她:“墨恋,雪姿没事。”

“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墨恋背着身子,无奈的说。

“算起来,我也应该可以做她的哥哥,”梁霄下车,走在墨恋身后,“我知道,很多事情,你现在理解不了,但,谢谢你。”

梁霄走到了墨恋面前,看到她满脸泪痕,他安慰道:“谢谢你为雪姿做了这样的决定,至少,她下不来决心的事情,你帮她下了。”

墨恋点了点头,接受了感谢,可是她心里也不好受,难道她就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

“只要活着,终有见面的机会!”梁霄着急的说。

“对,只要活着,终有见面的机会。”墨恋姑且承认梁霄这一路这句话才是对的。

墨恋一个人孤单上楼,家里再也不会有一个人默默等她,睡觉的时候也不会有人给她盖被子,早上起来,也不会和人抢厕所了。

所有的一切又恢复到了之前雪姿没有出现过的时候,可是,她已经不适应了……

而这样的不适应,她无法与人说,她多说一分,就会将雪姿多暴露在危险中一分,这个幽灵一样的恋人,中间只活在她的心里。

雪姿现在在干什么?

她的伤怎么样了?

她有没有好好吃饭?

她……

墨恋开门走进公寓,没有开灯,径直走到了沙发边上,靠着沙发坐在了地上。

她现在也是一样,一个人这么孤单吗?

她……还活着吗?

泪水顺着脸庞划过,包裹着慢慢的回忆,滚烫而晶莹。

总有一天,她将不再想起这个名字,回到最初的那个时候。

夜晚过去,白昼来临,天空出现了鱼肚白,墨恋蜷缩在沙发的角落睡着了,醒来之后像是重新换了一个人一样,今天还要上班,还有很多事情要完成,墨恋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那个憔悴却漠然的自己,像是带上了一个面具一样。

带上耳机,下楼坐车,外面的世界好像和自己完全无关,紧紧通过一个耳机,就能隔绝一切。

到了公司,艾米已经在自己的工位上开始吃早饭,看到早早到公司的墨恋,以为自己看错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我以前都很晚的吗?”墨恋好奇的问。

“你以前不到迟到点是不出现的!”艾米大吃一惊,“你该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吧。”

“你能收一收你的脑洞吗?”墨恋嫌弃的看了她一眼。

艾米觉得这才是墨恋的正常状态,也就不追究了,年底终将过去,春节即将来到,在这个两个节日中间的过程,除了新一年的计划之外,就是一系列旧年的资料核查。

将今年的经典案例放到公关手册里去,将一些过时的东西直接剔除,虽然事情不多,但这也是即将为春节休息的一种过渡。

“你还是不对劲!”艾米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分析,对墨恋说:“你最近都没有提你那个家属!”她终于找出这个问题的症结在什么地方。

“我们分手了。”

艾米一愣:“什么?你们才在一起多少时间就分手了?你们是疯了吗?”

“对,疯了,所以我们及时止损,分手了。”

艾米张大嘴巴,几乎说不出一个字,“她是个骗子?”

“对,她是个骗子……”墨恋继续打字。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雪姿确实是个骗子,她将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堆叠在墨恋眼前,遮住了她的视线,从而看不到那些美好背后的“没得好”。

“我靠,你什么情况,居然开了柜门还能遇到情感骗子!”艾米简直闻到了浓浓的八卦味道,“来来来,我们来声讨一下。”艾米从零食柜子里拿出了薯片,可乐,鱿鱼圈,根本不管现在还是上班时间。

看吧,为什么说梁霄的反应有问题,艾米这种的反应才是对的!

“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三观不对等吧,”墨恋没有想停下手里的活儿,反而更加努力的让艾米不要来干扰自己。

“你说说嘛,我求求你了,我真的已经被你撩的不行不行的了!”艾米抓住墨恋的手来回摇,“我求求你了,你点燃了我的八卦之心,却不告诉我后续,这样很不厚道的。”

“我说了呀,就是分手了呀!”墨恋被摇的头晕,赶紧躲开去复印了,艾米赶紧跟上。

“求求你了,说说嘛,我保证不说出去!”艾米发誓。

“就是分手了……还有什么好多的?我还有个相亲对象呢,我没事。”墨恋被跟的有点头晕,“你别跟着我了。”

“什么?你出了柜门还想要把相亲对象当做受害者?”艾米顿时不乐意了,“你这样是不对的!”

墨恋翻了个白眼无奈走了。

这年头,为什么大家都不能像艾米这个单线程生物一样简单,简单的过日子,生活,工作,这样不美好吗?还是这样不够刺激?

墨恋盖上复印机的盖子,听着里面滋滋作响,看着复印机前面的白墙发呆。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