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十七章)

墨恋 · 2月2日 · 2021年 · · 140次已读

墨恋这下是一个人走在彻底陌生的道路上,虽然路边会有出租车,但是她就是想一个人静静。

她看到了雪姿的泪水,但越是这样,她越是不能犹豫,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她。

雪姿不能有自己这样一个弱点。

她想起了自己公寓门口的油漆,想起了在派出所时候的情景。如果雪姿没有自己,也许能活的更好,至少……不会因为她受伤了。

她的泪水不停地滴落下来,她反复告诉自己:“墨恋,你这么做是对的,雪姿越是无法割舍你,就越是因为爱你,你就越是要果断的和她分离。”

一段感情中,不能两个人都是傻子。

总要有一个人先醒悟过来,将开心的时光蹂躏成碎片,扔在地上,赤脚走过,这样才能沉痛的感受到,离别的痛苦。

雪姿做不到,那就让我来,我来做这个恶人!

走的累了,墨恋就在路边坐了下来,看了看手中的啤酒,苦笑了一下,她受伤了是肯定不能喝酒了。

但是我能呀!

墨恋打了一辆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什么也不说,开始疯狂喝酒,浑浑噩噩间,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直到睁开眼睛的时候,头痛欲裂的发现,艾米坐在自己床边玩手机。

“你怎么在这里?”墨恋沙哑着嗓音说,“我怎么了?”

艾米冷哼一声:“没怎么……不过就是半夜打电话给老板说自己要辞职了,然后大哭。”

!!!

墨恋一下子就清醒了:“什么?我说了什么?”

艾米放下手机,语重心长的说:“姑娘啊,你和我们最大的老板说,世道太难了,工作也做不好,我现在就想离开这个世界,去往另一个世界,找寻属于自己的幸福。”艾米给她看了领导给她发的微信,“老板以为你要自杀呢,赶紧找了最近的我过来了。”

墨恋一头黑线,话是这个话,但是意思却不是这个意思。

“你到底是怎么了,”艾米看到墨恋揉着太阳穴,给她递了一杯水,“前两天还跟我开了柜门,说自己已经找到了真爱,昨天又去相亲了,这晚上加了个班,怎么就要死要活的了?”

墨恋叹了一口气,世道变化的太快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几天的事情过的好像比这几年都累。

“几点了……”墨恋看了一下时间,“快迟到了!”

“你拉倒吧!假都请好了!”艾米看了一眼周围的啤酒易拉罐,踢开了几个,“你可以啊,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喝呢!”

“昨天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墨恋刚想说,是因为自己和雪姿分手了,但是话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没事,我能去上班的,请半天吧。”

墨恋看了看公寓里的乱七八糟的样子,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开始整理房间,终于收拾出一点样子,她一声不吭的整理东西,倒弄的旁边艾米有点不适应了。

“你真的没事?”艾米小心翼翼的问着。

“我能有什么事情?”墨恋嫌弃的让她挪地方。

“你这个样子很反常,俗话说得好,凡事那啥必有妖!”艾米自己比划着,“你说你一万年不整理房间的人,开始收拾房间里,一定是有什么问题了!”

墨恋扔了一块抹布过去,艾米迅速躲开,为自己的反应能力点了个赞。

“你快滚吧,那啥嘴里吐不出象牙!”墨恋挥舞着小型吸尘器,好像要扑上去的样子。

艾米赶紧逃走:“我在办公室等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姐们其他的不能帮你,做个妇委会主任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墨恋哭笑不得:“你滚蛋吧知音杂志!”

送走了艾米,墨恋看着收拾赶紧的房间,好像雪姿从来都没有在她生命中出现过一样。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微笑着说:“好啦,就当做是一场梦。都结束了。”

人生如梦,但是总有梦醒的时候。

墨恋一个人关上了门,深吸一口气,准备上班去了。

雪姿躲在某个角落,看着墨恋上班去的背影,一言不发,她知道,自己或许永远的失去了这个姑娘。

“好了,走吧。”身后一个声音说话了,“我们会好好保护她的。”

这个人就是梁霄,是罗局通过关系,让他用“亡语”的身份和墨恋聊天,确定她的行踪,并且用“相亲人”的方式保护她。

“总有梦醒的时候,我们也有我们要做的事情。”梁霄将雪姿带上了车,“我有一份资料给你。”

“这是你母亲的档案,在市局的,我好容易把它拿了出来,罗局说这个事情既然开始了,我们大家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梁霄将一个文件袋递给了雪姿。

雪姿倒是想起了一个事情:“我这里有一个丝巾,你是做痕检的,你帮我弄一下?”但是她想想又不对,“你不是不在相州市吗?”

“最近能调过来,”梁霄叹了一口气,“最近相州市很快就会掀起风波,罗局在调之前的案卷,说是要做一个百大悬案专项侦破行动,针对的就是这样的案子,你母亲的这个事情也会被定在里面。”

雪姿一脸懵逼:“什么?”

“一方面是业绩,一方面是借着这样的名头把你母亲的事情全部搞定,这样的话,也不会有问题。”

“还有什么案子?”雪姿八卦了一下。

“相州市当年最大的受贿案,就是现在凌家受贿案,据说这几天有人上门来自首,说这个事情是谢氏干的。”梁霄一边回忆一边说,“这个事情目前还是在保密状态,你别打听这么多。”

雪姿立马闭嘴了,“谁启动的这个计划?”她想了想,“按照罗局的当年的想法,能妥善的将你送出相州市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现在还要把你调回来,这个不符合逻辑了!”

“局里可能已经意识到了有内鬼!”梁霄两眼直视前方,“之前他们将所有的警车做了防监听测试,重新检查维修了所有的摄像头,发现好像很多人对这个事情很紧张。”

“是因为梁大的事情?”雪姿觉得应该是发现了当时的车可能出了监听的事情,所以才这样做的。

“对,我爸牺牲的车上,发现了监听的残骸,这个证据被法政组暗地里交给了局长,觉得这个事情可能是内部干的。”梁霄现在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淡然多了。

“你现在找个机会,将你要做痕检的东西,尽快给我,我觉得相州市公安局可能刚要变天了。”

就连当年这么古早的受贿案都翻出来了,这尼玛不是打算折腾几个人下来吗?

雪姿点了点头,这才打开文件袋看了一眼:“什么?我妈和那个受贿案有关?”

梁霄也没有看过这个资料,拿回来又看了一眼:“什么?”

资料里是一份口供,说的是之前看到过母亲出现在受贿现场,留下过一份录音。

“录音?”雪姿突然想到老街房间里的一个磁带,她立马放下资料下车:“你去阮所那边等我,我这边马上就来!”

雪姿跳下车,顺手关了门,梁霄赶紧摇下窗户喊道:“你小心一点!”

远处飘来雪姿的喊声:“放心吧!”

录音,丝巾,受贿案……

一系列的词连在了一起雪姿觉得自己距离那个真相越来越近了!

终于将看到了这个案子的角落了!

雪姿以最快速度回到了老街,推开门的一瞬间,她就发现不对。

这个房间一定有人来过。

她不敢确定是谁,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开始警觉起来,她迅速找到了DV带和丝巾,就听到了门缝旁边有非常轻的“滴滴”声,又像是电子表的声音,又像是手机按键的声音。

她轻声的走到门缝边上看了一眼,发现了一个小盒子,上面是倒计时牌子。

脑子飞速闪过两个字,雪姿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回身拿个白手套装好这两样东西,几步几乎是飞出房间,多跑了两步,整个老房子就在身后轰然倒塌了。

几乎是爆炸的同时,她飞身向前扑在了地上。伤口再次扯开,痛得她一时半会愣是没起来。

当然,雪姿的心里更是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种都土炸药,别说是查来源了,放在现在好一点的房子里,连个烟花都看不到,但是就她那个又老又破的小屋子来说绝对足够了。

很快119火警的鸣笛声就由远而近传来,随后跟着的是110的警笛声,雪姿回神,尼玛现在不跑的话,真的要被当成纵火犯了!

趁着烟雾她赶紧离开了现场。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一边跑一边觉得不对,这段时间的事情太多,都没有办法好好坐下来想一想了,好像所有事情,都是为了将一个结果送到她眼前来,着急的将这个事情公之于众。

雪姿距离老街已经有一段路了,她慢慢的停了下来,她开始冷静思考这个问题。

有人想早点结束这个事情。

但是它给的“真相”,就一定是真相吗?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