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十六章)

墨恋 · 1月23日 · 2021年 · · 137次已读

等到墨恋再次抬头的时候,艾米已经在一边睡着了。再看看时间,几乎已经半夜了,哪里还有什么晚餐。

她心肠一软,叫醒艾米,让她赶紧回家。

艾米懵懵懂懂的被墨恋送上了出租车,回家睡觉去了。

半夜的街上,墨恋一个人走着,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想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车站。

那个和雪姿第一次相遇的车站。

就是在这个地方,她们相遇,因为一张字条,因为一个小贼。

命运就是这样,在这种不经意的转角遇到了这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人。

墨恋坐在车站的长凳上自己傻笑。

低头害羞的想着雪姿下一次出现是在什么时候,两人会在怎样的环境里又一次相遇。

这一低头不要紧,眼角瞥到了什么东西,占据了眼角的一瞬,墨恋再次低头看确认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雪姿???”墨恋几乎是从长凳上弹出去的。

幻想过所有的相遇场景,在浪漫的黄昏,在朝阳日出,在下班后的门外,在温馨的房间……但是雪姿的出现永远都是这样。

出其不意,出乎意料,却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雪姿有一些疲惫不说,看上去脸色也不是很好,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一样。

“你怎么了?”墨恋关系的问。

“没什么,”雪姿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在家门口等不到你,也不知道你公司在什么地方,就只能到这里来等你了。”

墨恋温柔的说:“对啊,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的地方。”

美好的对话开始了!墨恋这样想着,接下去应该是两人携手在街头,一边腻歪一边感情升华。

“天气转冷了,你多穿一点。”雪姿似乎身上有什么不舒服,说话也一直都在喘粗气,“这段时间我会有点忙,这段时间……”雪姿想说你自己小心,但又觉得这个话,对于墨恋来说有一点不对。

她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原本今天,雪姿是来和墨恋告别的,终究是从她的全世界路过了。

可是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却又觉得自己真的好残忍,无论是对墨恋,还是对自己。

明明知道自己喜欢对方,明明还和对方表了白。

可是……

雪姿身上的伤没有好,还会有一些痛,说话的时候也不是很顺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墨恋。

“你今天怎么带了一根男士皮带?”墨恋好奇的问,还很旧,好像是父亲那辈常用的那种。

雪姿低头看了一眼,眼神又是一滞,心猛地被什么牵动了一下,有些疼痛,有些伤感。

“……你能陪我走走吗?”雪姿看着墨恋,眼神有些深邃,带着泪痕。

墨恋静静的走在雪姿身边,谁也没有说话,走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时间,墨恋看到了路边有一家便利店,就说:“你等等。”

她快步跑进去,没多少时间就拎着两袋啤酒出来了。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这样过来的。”墨恋扬了扬手里的啤酒说。

雪姿犹豫了一下:“我……还不能喝酒。”

她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张远,我把现在的地址发给你,你来接我一趟可以吗?”

她挂下电话,给张远发了个定位,然后笑着说:“张远住的比较近没多少时间就能到了。”

墨恋有点好奇:“现在……已经十二点了……”

半夜十二点,还给人打电话,对方还随叫随到,这可不是一般的关系呀,难道是自己想多了?雪姿是为了来和自己……

真的没多少时间,张远就开着一辆大切诺基过来了。

“上车,我还在值班呢,出来的时间不能太长。”张远打着哈欠说。

“上来吧,”雪姿上车,对墨恋说。

墨恋疑惑着上车了,关上门之后,张远秉承着公安干警的一贯风格,一脚油门就飞了出去。

“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我车上是安全的。”张远在高架上开始平稳的开车。

雪姿扯开衣服,露出肩膀上的绷带,墨恋吃了一惊,从小到大,她也没怎么看到过这样的包扎。

“你这是……”她几乎要惊呼出来了。

“我有一份危险的工作,”雪姿扯开衣服的时候,牵动了一下伤口,嘴角咧了一下,话都说不完整。

“你……”墨恋知道雪姿的工作可能不一般,却不知道这个“不一般”和现象中的差别还真是不一般。

“这是之前受伤留下的,”雪姿看到墨恋担心的样子,安慰她说,“现在已经基本上好了。”

“你管这种叫好了?”墨恋看到因为伤口牵动似乎又有淡淡的血迹印出纱布。

“这个是经常的事情,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和你摊牌。”雪姿很认真的说。

“你等等……”

“这车子,我们之前已经检查过了,没有窃听装备,所以才让你们在车上说。”张远插了一句,“毕竟她现在身份比较特殊。”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墨恋似乎已经猜到了,但却又不敢说出口:“你是……警察?”

雪姿笑了笑:“警察是前面开车的那个,我没有警号,不能算是系统里的。”

那你是……?

雪姿将衣服拉了回来,牵起墨恋的手说:“现在只能说,我是个编外人员,能说的事情也非常的少,第一次和你遇到是因为在调查一些事情,之前有一个事情……”雪姿将所有的“案子”都简化成了“事情”,但墨恋很快就听出来了。

什么样的事情会有这样的伤?

墨恋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信息,脑子有一点晕,又看了看开车的人,对雪姿说:“能不能停车,我们下车说。”

“不行。”张远一口拒绝了,“你懂,我们有我们的规矩,小雪虽然幺蛾子多,但是这些规矩还是不能破的。”

墨恋心底的无名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指着雪姿的肩膀伤口说:“你告诉我,这个是怎么弄的?”

雪姿迟疑了一会儿,实话实说:“枪伤。”

枪……

脑子里很多线索都穿在了一起:随时出现随时消失,和派出所的关系异常密切,不能有窃听设备,枪伤……

“停车!”墨恋平静的表面下已经非常生气了。

“高架……”张远无奈,“等我找个下口。”

“我说停车!”墨恋大声喊道。

“张远,找个口子下吧,”雪姿知道,墨恋现在非常生气。

张远找了个最近的口子下了高架,在路边刚停下,墨恋就开门下车。

站在路边,墨恋深吸一口气,对,这才是她应该呼吸到的气息。

墨恋低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压制住自己的火气说:“雪姿,人和人之间最基础的就是信任,我感谢你今天对我的坦白,但是难道这不是之前就该坦白的吗?你对我表白的时候呢?你决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呢?难道就没有想过对我说这些事情吗?”

雪姿沉默了,确实,那些瞬间,她想过的。

但是她以为,自己距离她的世界并不遥远。

现在看来,这完全是就是两个世界。

“对不起。”雪姿想来想去,也只有这句话可以说了。

“这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儿的。”墨恋继续说,“你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也不在乎我到底会不会接受这样的你,你一厢情愿的以为我们一定能跨越重重障碍,最后走到一起,雪姿,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墨恋说的每一个字,对于雪姿来说,都是一记重重的打击,这比之前受的枪伤疼痛多了,雪姿低头,不让墨恋看到自己的泪水。

“你以为敞开心扉就能在一起,却不曾想到我们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墨恋伤感的说,“我感谢你们为保护我们的世界所做的贡献,我敬佩你们,为你们祝福。”

雪姿知道,后面的但是,才是墨恋的心里话。

“与其将面对未来冰冷的你,不如现在还没开始就结束吧。”墨恋说完,扯出一个笑容,关上了车门。

张远看了一眼车外的墨恋:“我帮你叫个车?”

“不用,我是个成年人,我有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能力。”墨恋转身朝着相反方向走了。

雪姿在车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墨恋朝着自己的车后走去,泪水不禁涌了出来,她理解墨恋,她知道墨恋也是理解自己的。

但是就是这一份理解,让她们无法在一起。

自己第一次敞开心扉,从相遇到相知,从相知到相恋,感情如同一阵风一样的过去,如此之快,却如此之痛。

她在车上,说不出一句话,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像是有人一直不停的再捶打她的胸口,她捂住胸口弯下了腰,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如果今天不说该多好……

也许还能找到其他的方式,用一种更加婉转的方式告诉她。

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了。

如果……真的有如果的话。

张远坐在车上,从后视镜里看到雪姿悲伤的样子,他知道,每个这样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一旦接触到光明,都会那样眷恋,但接触过光明的人,就很难完全放弃对光明的追求,安心回归黑暗。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张远点了根烟,自己给自己总结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