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归家(第十四章)

墨恋 · 1月5日 · 2021年 · · 56次已读

等雪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梁大家了。梁大的妻子郁荷坐在她的床边,倚在床头休息,她艰难的想发出声音,但是手却一点都不听使唤,动一下就觉得撕心裂肺的疼。但她的动静很快惊醒了郁荷,郁荷看她想起来,就赶紧扶着她慢慢坐起来。

她挣扎起来只为了一件事情,给墨恋发个短信报平安。圣诞节快乐,之前忘了和你说了。

等一条短信编辑结束,雪姿已经知道自己发烧了,很快又昏睡过去。

她并不知道,就是这样睡了半天,世道已经变了。

梁正贤牺牲了。

在去市局的路上遇到了车祸,死在了车祸现场。

郁荷得到消息,依旧在雪姿身边陪护,这是她丈夫交代给她的最后的任务。

“好好招呼小雪,我去去就来。”

她没有想到,这句话,竟成了永别。

雪姿醒来,看到床边上哭的泪眼婆娑的郁姨,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有事情发生,但是当她得知梁大去世的消息,还是一下子没有缓过来。

是她说的让电话那头的叔叔们,帮帮她,来救她,去抓郭嘉,却不曾想到,竟然让梁大和郁姨从此阴阳两隔。

“我……”雪姿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郁姨,梁大的儿子还没有从外地回来,郁姨只能一个人办理相关的手续事情,她婉拒了阮瞻前好意送来的钱,摇了摇头。

“嫁给他的那一天就知道自己有这样一天。”郁姨淡淡的说,“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早就给自己什么都准备好了。”

郁荷整个人强撑着去拿了梁正贤的遗物,也就是一个小箱子,除了日常的衣服,也就是几张照片和几本笔记本。

市局的领导还想说点什么,但郁荷早就已经不在乎了,点头致谢之后,就直接走出了市局的大门。

“阮所,老梁的事情,就靠你们了。”她轻描淡写的给阮瞻前打了电话,其他的也没说什么,回家照顾雪姿去了。

“郁姨,我……”雪姿发了一个晚上的烧,能说话的时候,已经基本上能下地了,虽然又清减了不少,但精神还是很好的。

“你不用有精神负担,这个事情和你没有关系。”郁姨给雪姿端来了一碗粥,“肩膀不好,还是不要乱动,人家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个身体素质好一点的,也要给我好好养着。”郁荷安慰雪姿。

“梁大的事情,是我错了,我太轻敌了,我不知道竟然是系统里的人。”雪姿低头认错。

“和你没有关系,是大家都大意了。”郁荷给自己也盛了一碗粥,轻轻吹着。

雪姿努力强忍着泪水喝完了粥,走到床边看着外面。

上一次和梁大见面,还被他实实在在的揍了一顿,现在,竟然连人都见不到了。

他抽人的皮带还在,他说的那些话还在。

“老梁这个人,就是脾气太冲了,所以得罪了市局里的领导,这辈子也就是个反扒队的料,”郁荷整理着梁正贤的衣服,无奈的说,“当年那个事情,他差一点和市局局长吵起来,这才给你母亲定了个烈士,这个事情定的匆忙,案子就压下了。”

雪姿低头,泪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郁荷去开门,是梁大的儿子,梁霄从外地赶了回来。

风雨兼程,到家的那一瞬间,雪姿看到了悲伤的梁霄,她再次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都开始颤抖。

“小雪……”梁霄看到了雪姿,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在呀,我爸的事情……”

梁霄叹了一口气,也默默的开始掉泪。

在这一行,大家都准备好的,但是真正面对这个场景的时候,他也还是不能自已。

雪姿慢慢的走了过去,站在梁霄面前,低头颤抖抽泣,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梁霄比雪姿高了一个头,他揉了揉雪姿的头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好长时间没见了,都长漂亮了。”

“哥,是我错了,你打我吧,你打我一顿,这次真的是我唐突了,是我……是我害了梁大。”雪姿哭着说。

“小雪,你都长大了,很多事情,你也明白了。”梁霄有一些无奈,又有一些心疼,“有些事情,不是揍你一顿就过去了。”

雪姿虽然知道,但是被人这样说直白的说出来,依旧会心疼一下。

那个一直用武力教育自己的人不在了,那个父辈,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雪姿趴在梁霄身上放声大哭,好像要将这些委屈都哭出来一样。

过了很长时间,她慢慢恢复平静,做在角落里发呆,梁霄将一条皮带放在了她边上,“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你知道的,我们这一行,请假不是很容易。”

大院里的孩子们基本上都是继承父业的多,大多数出来的都是公安系统的,即便不是一线刑警,也是周围派出所的片儿警,办证大厅的窗口工作人员。

梁霄就是子承父业,成为了一名刑警,在隔壁城市的区分局里做痕迹检验,他摸了摸雪姿的头:“我妈说这段时间你还是住在家里吧,等伤好了再走,枪伤的贯穿伤,还好治疗的及时,不然这只手都要废了。”

“哥,为了妈妈的那些事情,让大家又回到危险里,是不是太不值当了,因为一个死人……让你们……”雪姿说不下去了,她怕,她怕有一天,身边的这些人都会因为她的坚持丧命。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梁霄,看了看手机,“我爸,不是因为你母亲 去世的,是因为那个K。”

“你知道?”雪姿猛然抬头,“梁大告诉你的?”

梁霄给雪姿看了一条短信,他没有用微信的方式,只是用简单的短信,“儿子,市局里有一个叫郭嘉的人,可能和小雪母亲的死有关,我去调查一下,以防万一,我做个备份。”

而就是这个备份……真的成为了遗言。

“他在路上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在最后的时间里,都依旧想着要给你母亲一个清白的机会。”梁霄收起了手机,“小雪,你也是警校毕业,你知道,我们的工作就是为死人伸冤说话。”

几句话说的雪姿再次泪眼模糊,心潮澎湃。

“这个给你,”梁霄将皮带推给了雪姿,“我妈说,这个东西,你可能更亲切一点。”

雪姿看了一眼皮带,心里一阵翻涌,抱着皮带又哭了起来。

就在雪姿伤感的时候,阮所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将车祸调查清楚了,司机醉酒驾驶,没有什么前科,找不到什么其他的证据,只能按照一般都车祸定罪,大家都很无奈,梁大,就连个烈士都定不了。

这件事情,阮瞻前给梁霄打电话的时候,他却非常淡然:“要这些东西干什么?他原本就不在乎的,我又不是高考要加分,也不是找不到工作需要照顾,这个虚名算了吧。”

阮瞻前喝了一口茶:“雪姿怎么样了?”

“我出来的时候,还是那个样子。”梁霄叹了一口气,“毕竟,我爸小时候就对她好,有什么东西都先想到她,就好像没有我这个儿子一样。”

“她挨打多你怎么不说?”阮瞻前听出了一点点醋味。

“那是我小时候听话!”梁霄结果同事递过来的一堆证物,心想,今天又要加班了,他将东西放在证物台上,然后对阮瞻前说:“阮叔叔,我这里要工作了,我爸爸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梁霄挂了电话,深呼吸,收拾了一下心情,又开始认真的工作了。

梁霄走了之后,雪姿好像想明白了什么,开始认真吃饭,努力锻炼复健,虽然痛苦,有的时候是真的疼,但她却什么都不说。

一周之后,郁荷早上打开雪姿房间的门,却发现,她在床上留下了一张纸条,不见了。

“郁姨,谢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我有事情先走了。”

郁姨将纸条放在了桌上,摇了摇头:“所以说,都不用对你们当警察的太好,一个个都是没良心的小祖宗。”

自己丈夫是这样,儿子也是这样,就连路边捡的女儿还是这样。

雪姿带着伤,义无反顾的回到了老街,打开了那道房门,发现里面已经变了,之前那张床,就直立的竖在自己眼前,所有的证据都还在,还多了一份染血的丝巾。

雪姿知道,这就是K给的礼物。

妈妈的丝巾。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她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妈妈的遗物,那条丝巾上的血应该就是妈妈的血。

她从裤子口袋里翻出一个白色手套,捏着手套将丝巾拿了下来,丝巾后面还有一个信封。

雪姿打开了一看,那是一盘录像磁带,很早以前的那种DV小磁带,现在估计市面上连机子都未必能找得到。

雪姿叹气看来,又得去找张远了。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