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雪姿和墨恋的日常2-2

墨恋 · 2月12日 · 2021年 · · 128次已读

“阿恋,除夕快乐!”一条短信跳入墨恋的手机,墨恋看了一眼,这个熟悉的称呼,一定是雪姿发过来的。

她擦了擦手,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阿雪,除夕快乐!”雪姿一接通电话,连一声“喂”都还没有喊出来,墨恋就就喊出了声。

雪姿有点累了,找了人行道的台坐了下来,“除夕快乐,”她看了看手上重新用透明胶封好的包裹,说“你今天有个包裹到了。”

墨恋想了想,记起来了:“原本是过年前公司组织春节连环时候的道具,结果晚到了,所以没用上,我也不记得是个啥了。”

雪姿嘴角一笑:“今天寄到家里了,我能拆开看吗?”

墨恋换了个姿势,背靠着水槽说:“嗯,没事,也不是我定的,是艾米,她总能想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点子,用在公司联欢会上还是很有意思的。”墨恋低下头,突然一皱眉:“不是说城市里不让放鞭炮了吗?你那边怎么这么重的声音?”

雪姿抬头看着五彩斑斓的天:“哦,市局在郊区有一块空地,过年的时候,大家都会来这里放鞭炮,热闹一点。”

 墨恋应了一声,有点失落:“今年过年,你还是和市局的那些人一起过了?”

“张远拉我去的,还有梁霄,就是你认识的亡语,”雪姿看了看手表,“你怎么没看春晚?”

墨恋撇了撇嘴,无奈的说:“原本就没什么意思,再加上爸爸妈妈已经宣布了春晚算是他们的二人世界,我就不去吃狗粮了。我跟你说,我们这里放烟火放的漂亮了。”

雪姿被烟花洒落下来的烟火味呛到了,站起身,换了个地方又坐了下来。

“那你出……出去看烟花吗?”雪姿歪着头,掏出裤子口袋里刚买的镁条冷焰火,“我也买了一点,放着玩儿呢!”

墨恋转过身看着窗外,厨房的窗外对着一条小街,路上有小孩在放烟火,这种市井的烟火气,一下子就感染到了她,她有些感触的说:“这日子就想小时候一样,小时候,爸爸妈妈,还有邻居家的哥哥姐姐们,也是这样放烟花的。”

雪姿用头和肩膀夹着手机,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冷焰火,镁条在眼前放出异样耀眼的光彩,刺拉拉的燃烧着,仿佛卖火柴小女孩里的火柴,要将周围都点亮了一般。

“你喜欢什么样的烟花?”看着冷焰火继续爆裂燃烧着,雪姿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小时候就喜欢手拿的那种,但是爸爸不让多买,贵!”墨恋回忆着小时候爸爸买烟花时候抠抠搜搜的样子。“现在倒是觉得看别人放就好了,省钱。”

一根冷焰火燃尽了,雪姿愣了一下,像是也想起小时候,模糊的记忆里,爸爸妈妈也带着自己放过烟花,城市里的孩子,当年又是系统里的双职工,虽然平常日子父母也抠搜,但到了这种日子里,不仅不会因为作业或者捣蛋挨打,还会网开一面给零花钱去买小的鞭炮和烟火。

雪姿再次掏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火,她觉得自己真的像极了卖火柴的小女孩,每一根烟火都能看到那些自己曾经憧憬过的美好愿望。

上一根看到了和父母在一起的温馨幸福,这一根,又会是什么?

“你小时候应该也玩过那种冷焰火吧?”墨恋听到雪姿在电话那头没声音了,她有点好奇,“你出生在相州市里,应该比我生活条件更好才对。”

“小时候,平时家长们管的紧,我们当时都是大院儿,父辈基本上都是一个系统的,教育孩子基本只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反正现在孝子不孝子我倒是不知道,一个个皮糙肉厚的淘气上了天,也就过年这几天,不会因为捣蛋被家长揍,”雪姿笑了笑,似乎在这一根冷焰火里看到了那些并肩成长的兄弟姐妹们。

“现在这些人,一个个人模狗样的都在系统里开始子承父业了。”雪姿想着张远,想着梁霄,想着自己警校的同学们,一根冷焰火又烧完了,周围又变暗了。

周围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显得有一些喧嚣,像是不这样热闹就会一下子冷清下来,就像是人一样,大喊大叫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

墨恋看着远处又一次逐渐落下去的冷烟花,将刚洗完的锅子放好,“说起放烟花,你你要小心,我小时候被烟花撩过一下,可疼了。”

雪姿笑了:“我小时候要是被烟花烫到了回家可不敢说,不然回家那顿揍指定比烟花一个水泡来的疼。”

墨恋偷笑:“你小时候有那么皮吗?”

雪姿想了想:“比如把二踢脚扔到隔壁院子的水缸里?”

墨恋想着这样的场景就觉得雪姿够够的。

雪姿继续举例:“比如把摔炮黏在自行车车胎上。”

墨恋笑出了声:“你够了~哈哈哈!”

雪姿那边也笑了,又点亮了一根冷焰火,现在的冷焰火也真贵,小时候没钱,只能买一点,总想着以后长大了之后就能有钱了,有钱了就能买很多的冷焰火,但现在长大了,虽然有钱了,但物价飞涨,烟火这样烧钱的东西,还是买不起。

墨恋收拾完厨房,擦了擦手,对着电话说:“对了,那个快递,你就放着吧,我过年结束来拿,你顺便囤一点冷焰火,我比较喜欢这个。”墨恋看了远处的冷焰火又亮了起来,越走越近。

“你说的是这个吗?”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熟悉。墨恋惊讶了,眼前的冷焰火越来越近,映出了拿着冷焰火的人——雪姿。

“你怎么来了!”墨恋大惊!然后又怕客厅的爸爸妈妈听见,又轻声说:“你来干什么?”

“送快递呀!”雪姿笑得很神秘。

墨恋了一眼快递盒子,有点疑惑的说:“你看过了?”

“恩!”雪姿非常诚实,“我知道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墨恋不以为然,拆开盒子却被里面的东西吓掉了下巴,“这是什么?!!”

墨恋磨了磨后槽牙,得亏公司联欢会上这个东西没到,不然就真的地震了,雪姿知道……墨恋赶紧想解释,雪姿在窗外看着墨恋,笑着说:“不知道这位小姐姐居然还有这样的嗜好呀?”

“我……不是……你……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的……”墨恋的脸顿时烧红了,语无伦次的说。

雪姿看着脸上绯红的墨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抬头看了看二楼,活动了一下身体,说:“我在二楼等你。”

“哎!你……”墨恋还没说什么,雪姿已经已经徒手顺着下水管爬上了二楼。

墨恋无语扶额:“防火防盗防……”她抬着头看了一眼下水管的方向,刚想说防雪姿,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之前自己的房间里还有大学进COS团的衣服,墨恋浑身的汗毛管都进入了紧急状态。

“等等!”墨恋赶紧从厨房出来上楼,雪姿真的拿着一件女仆装发愣,听到墨恋的声音,木木的转身:“你……你……你……”

“不不不!”墨恋赶紧抢过来,“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之前大学的时候有个女仆餐厅,我帮我同学拿的!”

雪姿认真的看了一眼,墨恋低头,轻声说:“真的,真的不是我的……”

雪姿贼兮兮的说:“穿给我看看?”

墨恋的脸都红了,这还能好,大学的时候都没有怎么穿过这样的衣服,现在……

她扭捏的脱开,雪姿扑上来,把她的外套脱掉了,“来来来,不要害羞嘛,我们不是都已经坦诚相见过了?差这一次吗?”

墨恋赶紧逃走大喊:“谁和你坦诚相见了!你走开,谁要穿这个!”

得亏楼下春晚的声音比较重,不然就她俩这拆楼的动静,傻子都知道进贼了!

雪姿一个假动作骗过墨恋,墨恋没站稳倒在了床上,雪姿扑上去,压在墨恋身上,挑起她的下巴:“这位小妞,从了我吧?”

墨恋绕开她的手指,“穿就穿,但是……”墨恋捋了捋头发,微笑着说:“我说过这件不是我的,因为,我有两件~”

什么情况,雪姿有一点蒙,看到墨恋眼神发亮,她这才知道,上当了,尼玛这个小妮子居然开始用兵法了,这还能好?

就在雪姿发愣的一瞬间,墨恋一个翻身将雪姿压到了身下,拉开了她外衣的拉链,露出了她单薄的一件黑色线衫。

“怎么穿的这么少? ”墨恋有些心疼。

“着急过来,所以也没有换衣服。”再说了,雪姿这种工资都是靠人施舍的,也不会有什么多余的钱。

“那就更加简单了。”墨恋扯下雪姿肩膀上的衣服,雪姿顿时脸红了!

“来吧,不要害羞呀~”

楼下的春晚依旧在热闹的进行着,父亲搂着已经花白头发的母亲,甜蜜的如同当年刚刚认识的时候一样,楼上嘛……最后穿着白色蕾丝丝袜的可不是墨恋哟~

雪姿的四肢已经不受自己支配了,穿上所谓的女仆装之后,她才知道为什么张远即便工作都要去什么动漫展了,这尼玛他绝对没有安什么君子之心!

“你现在还有时间发呆?,我这套怎么样?”对面的某人,穿着一套黑色超短皮衣,加上小皮裙,诱惑满满,雪姿眼神诚实:“嗯……挺好……”

这姑娘要是敢这样出去,老子一定第一个把她拷回来!

“这位小妞,从了我吧?”墨恋挑起雪姿的下巴,挑了挑眉。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