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雪姿和墨恋的日常2-1

墨恋 · 2月11日 · 2021年 · · 134次已读

对于雪姿来说,以前过年就是跟着一群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们在市局的食堂一起包饺子。

后来就是换个地方,比如阮所家里,或者是甬江派出所。

过年也没有什么好高兴的,不过就是坑张远,坑张远,以及坑张远。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今年有了墨恋。

但是墨恋要回家。

雪姿面对正在公寓里整理东西的墨恋,心里一片惆怅。

“我就回去几天,别等我回来的时候,家里都乱得不能住人了!”墨恋一边挑选要带回去的衣服,一边说。

“要不你把我也一起带走吧?”雪姿默默的蹲到了行李箱里,但一秒钟之后就被墨恋发现,并逮了出来。

“你别添乱,我刚刚弄干净的!”墨恋嫌弃的将雪姿“扔”到一边。

“今年我不想去阮所家里,”雪姿几乎用乞求的语气,“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过年太孤单了,我不说话,我随便找个小宾馆住下来就好了。”说着将墨恋刚刚放进去的衣服,偷偷的拿了出来。

墨恋瞪了一眼,雪姿只能乖乖的又把衣服放回了原位,可怜兮兮的看着墨恋,满脸的“求求你了”。

“我老家地方小,镇子上的宾馆都关门了,你住什么地方去?寺庙吗?”墨恋没好气的说。

“车站也成!”雪姿举手,目光诚恳。

“别说这些没用的。”墨恋看都没看她一眼,继续整理洗漱用品,“好好看家,等我回来。”

雪姿一下子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这可怎么办的好。过年把自己过成了孤家寡人,这上哪儿说理去?

沉默了一会儿,雪姿挺身凑过去对墨恋说:“反正你家在哪儿我都知道,你就当我不同路,我们做一趟车,聊个天也好呀!”

“动车八个小时,”墨恋笑着说,“够你说个上下五千年了,别挡着我,我还整东西呢。”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下雪姿真的没辙了。

看着墨恋将东西一点一点的收拾好,检查好,拖着箱子准备出门,雪姿最后一次拦住了她:“就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墨恋开始摆事实讲道理:“你看哈,我家就是在一个小镇子上,过年期间也没有什么旅店营业,你也住不下来,我回家动车八个小时,汽车四个小时,半天的时间才能到家,你跟我去体验祖国交通事业的发展程度吗?再说了,我妈问起来你是谁,我怎么说?谁家不是团圆过年?再再再说了,你看到我们全家团圆,你难道不会想起你父母吗?”墨恋一口气说完了这一段长篇大论,深吸一口气,总结道:“综上所述,好好看家,在家等我电话!”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留雪姿在房间里愣愣的站着。

墨恋一个人拖着行李箱上了出租车,司机师傅是个五十来岁的人,看着小姑娘拖着行李上车就笑着聊天:“这是过年回家去?”

墨恋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我也有个闺女,和你差不多大。”师傅帮她把行李放在后备箱里,然后回到车子上,开始喋喋不休:“但今年死活不回来过年,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多不安全,过年也不回来,说是要做什么科研,现在正在关键期。”

墨恋笑着附和:“您女儿也是个国家人才呀!”

“那可不!”师傅激动地一脚油门就飞了出去,“去的是什么核能研究中心,我也不知道她搞的是啥。”

墨恋笑道:“那可真的是国家的人才了,核能可不是随便就能研究的。”

司机师傅的话匣子被打开了:“这样呀,嘿嘿,我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情况,说是在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也不能给家里打电话,怕泄露了什么机密,哎,还不如让她回家找个工作呢。”

墨恋听着就觉得不对了,这都是什么呀,这分明就是谎话连片,在这儿唬你呢!

司机师傅说的开心,墨恋也就没有打扰他雅兴,下车之前,师傅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你帮我看看,她微信上写的阿尔拜疆,是太平洋上的小岛吗?”

墨恋脸上的表情僵直了一下,只能微笑着说:“对对,就是太平洋上的小岛,这好像还是个国家秘密基地,外头传的可邪乎了。”说完付了钱,打开后备箱拎起行李就跑了。

————————————-

雪姿坐在公寓里无聊地刷着手机视频,突然有人敲门,雪姿打着哈欠去开门,一个快递员站在门口:“您好,您的快递。”

雪姿愣了一下,可能是墨恋的,所以就点头,接了进来:“谢谢。”转手关上了门,看了看快递单上面写的字:保健用品。

哈???一种诡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啥保健用品?墨恋这货还需要保健用品?

雪姿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系列十八禁的镜头,各种肉汁香艳,萦绕五官。她摇了摇头,制止了自己的这些念头,又仔细看了一眼快递盒。

方方正正的一个小盒子,大小连个筋膜枪都放不进。

额……我是不是接了一个不该接的东西……

雪姿顿时觉得尴尬不已。

虽然拆人快递非常不道德,但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快递盒子……好奇害死猫,雪姿非常想知道这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还是要尊重一下快递主人的意见,她给墨恋拨了个电话。

估计是在动车上,信号不是很稳定,一直都没有人接,雪姿放弃了,看着桌上的快递,那真是挠心挠肝的呀!

雪姿看了一会儿,撸起袖子不管了,准备拆快递,剪刀几下就把快递盒拆开了,把东西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时候,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丝……丝袜??

一双白色蕾丝丝袜从盒子被雪姿拿了出来,雪姿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墨恋还有这个嗜好。

她想了想,收拾了一点东西给张远拨了个电话就出门了:“张远,我拜托你一个事情……”

————————————-

动车八个小时,墨恋几乎用完了身上两个充电宝,好容易拖着行李赶到了汽车站,紧赶慢赶上了汽车,随后在汽车摇摇晃晃的路上,沉沉的睡去。

到了车站,爸爸妈妈已经在车站接她了,她拖着行李飞奔到妈妈的怀里,将手中的行李顺手就甩给了身边的老爸。

老爸没有抱到自己的女儿,认命的拖着行李摇头伤心去了。

“工作忙不忙呀,和那个什么……亡语谈的怎么样呀?你看看你们小年轻,都喜欢取什么名字,”妈妈絮絮叨叨的开始问长问短。

回家的第一瞬间就被谈论到之前的相亲情况,墨恋当即觉得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积极的回家来。

父亲将她的一个行李箱拖上来电动车,母亲带着她上了另一小摩托,镇里的环境还如同当年读大学离开的时候一样,安谧却温馨。

一阵车子的突突声带着她的行李和那一颗归家的心到了熟悉的小院子,没有什么能比这里更加让她觉得安心了。

镇子里大家都是自己建造的两三层小楼,一楼是客厅还有厨房,二三层是自己住的房间,墨恋将自己的东西放到了小房间里,发现床铺床单都是新铺的,被子还是那个“妈妈的味道”。

一切好像都没有改变,小镇的时光过得好像和外面的大都市不一样。

但看到父母苍白的鬓发,她又一阵流泪的冲动,一切又在这样缓慢的改变着,父母用青春换来了她的成长,用辛苦换来了她的幸福。

如今,自己却为了自己的梦想在外打拼,离开他们是一种成长,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他们付出了那么多。

墨恋呆在厨房外面发呆,看着母亲前前后后的忙碌着,就连一般不下厨的父亲,今天也围上了围裙,喜气洋洋的开始剁鸡块,杀鱼。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洗手吃饭!”母亲将最后的鸡汤端了出来,看到依旧倚在门边的墨恋,笑着催促,“今年过年就我们三个人,吃完饭,我和你爸还要看春晚呢!”

看吧,我和你爸!

墨恋所有的感动在父母亲二人世界的甜蜜中土崩瓦解荡然无存。

她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有一个雪姿的电话,正想给她回拨过去,就听到妈妈一脸嫌弃的说:“到家就拿着手机玩儿,手机里面这么好看吗?你和手机谈恋爱还是和手机结婚呀!”

墨恋哑口无言,默默将手机翻了过去,一脸堆笑的敬了妈妈一杯酒,母亲大人傲娇的表示不予以计较。这才将这顿团圆饭搪塞过去。

雪姿在干什么?

她现在吃饭了吗?

她一个人过年吗?

她……

墨恋的筷子逐渐放慢,眼神放空,离开她不到12个小时,想她。

电视机被打开了,一年一度《春节序曲》响起,春晚开始了,随着春晚开始的,还有此起彼伏的鞭炮声。

小镇不同于大城市禁止燃烧烟花爆竹,家家户户都在自家门前,院子里,小镇路边放鞭炮,有一种誓将整个镇子的每个角落用烟火覆盖到的架势。

父母亲宣布了爱情主权,留墨恋在厨房洗碗,两人恩恩爱爱的搂在一起去看电视了,墨恋则已经习惯了开着手机直播,看着其他网站的春晚,一边和朋友闲聊一边抢红包。

“墨恋,出来发红包了!”艾米拉了一个同事群,在里面欢脱的说,“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逃走!红包接力!谁抢的最多,谁发红包!”

墨恋湿漉漉的手,颤抖地发了几个红包,又抢了几个,收支基本平衡也就不和艾米这个血亏的去计较了。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