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雪姿和墨恋的日常5

墨恋 · 9月23日 · 2021年 · · 146次已读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世界都如此,更别说一个家庭了,自从回来之后,雪姿很快就认识到了自己的家庭地位,每天打扫卫生,做饭洗衣,过得那叫一个勤快。每天微笑着送走家里的经济支柱之后,这才匆匆收拾了一下,去派出所上班。

毕竟现在墨恋赚的比较多,虽然两人还是挤在之前的公寓里,但墨恋现在的社会地位远比雪姿这个窗口小民警来的高,不少派出所的新来同志都对这个开着豪车上下班的雪姿指指点点,只有雪姿自己知道,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司机罢了。

随着墨恋的职务增长的,不仅仅是她的薪资,还有家里的东西。最先膨胀起来的,就是墨恋的化妆品。

这些七七八八的瓶子在雪姿眼中,就是各种化学成分和香精,看着墨恋如同梁霄对待痕检一样的对待自己的脸,雪姿有些不敢恭维。

这不是一瓶大宝SOD蜜能解决的吗?(这边并不是给任何企业打广告!)

这些化妆品,雪姿有些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更别说用途了,有些是广告商送的,有些是公司的直播库存,有些是墨恋买的,还有一些……雪姿总觉得有一些来路不明。

因为问她的时候,她也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个完整的起承转合。

和墨恋的化妆品一起膨胀起来的,是墨恋的饭局和酒局。

因为工作需要,和其个人天性,雪姿一般只能和墨恋共进早餐,晚上两人一般都不开火,雪姿在单位食堂凑活一碗饭,墨恋则会被拖去参加各种各样的饭局。

美其名曰的商务会谈,其实谈不了几个合同上的正经词。

但是人在这个位置上,不去也是不可能的,墨恋也不是什么茶花女的性格,只会出现在一些重要的场合,即便是这样,饭局安排下来,一个月也有个五六七八场,刚开始是墨恋天天唉声叹气,后来唉声叹气的就变成了雪姿。

渐渐的,雪姿才发现,问题好像有些不寻常了。

吃饭必喝酒,一喝酒就不能开车,大半夜的雪姿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只能跑到饭店楼下喂蚊子。一来二去的,墨恋好像默认了这种方式,一次比一次开怀畅饮了。

“中秋?”雪姿晒完衣服挎着装衣服的篮子走进来,看着一边托着头无奈的墨恋。

“对啊,中秋那天晚上,我有个团建。”墨恋撇了撇嘴:“原本想回来和你吃个团圆饭的,但……”

她偷偷看着雪姿,生怕她会生气一样。

雪姿无奈叹了一口气:“那怎么办呢,我又不能拦着你不让你去,少喝一点。”

墨恋高兴的说:“好的!”

于是乎,中秋这个举家团圆的日子里,雪姿跟人换了班,值班到晚上十点钟,开车去墨恋团建的酒店楼下等人。

所谓一报还一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想起墨恋之前等她的那些日子,她也能体会到那种心酸和凄凉。

一个人等在车里,雪姿看了看手机,很好,又过去了五分钟,下次一定要给墨恋设定个门禁,门禁之后,家法伺候!

这个时候墨恋从酒店里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雪姿皱眉看了一眼,心里吐槽:“这是喝了多少呀!”

不过好歹还能认识人,雪姿赶紧从车里下来,过去接墨恋,墨恋看到雪姿走了过来,先是嘻嘻的傻笑,随后用一种非常安心的姿势倒在了雪姿怀里。

“阿雪……”墨恋说了一串音节,除了头里雪姿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接下去的,就和外语没什么区别了。

“不是上次和你说了,别喝这么多,你这是喝了多少?”雪姿赶紧先接过她的包,斜跨在自己的脖子上,又扯过自己的衣服给墨恋披上,半扶半抱,把墨恋安顿上了车,上了车之后的墨恋偷偷的瞄了一眼酒店门口,立马恢复了正常。

“你……没喝多?”雪姿有些好奇,“那你刚刚演的和真的似的,是阿斯卡欠了你一座小金人?”

墨恋也无奈:“一共就喝了四瓶啤酒三瓶红酒,我怎么可能喝多?我不这样那能怎么办?楼上团建的小崽子们一个个来敬酒,白的啤的红的轮番上,我就是个酒糟我也扛不住啊!”

雪姿启动了车子:“我原本以为我们系统里吃饭喝酒比较凶,一群年轻小伙子,一副誓死要把自己战友干趴下的样子,也只有在借着酒劲的情况下敢拍着领导的肩膀称兄道弟。”

“你们那个叫做‘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墨恋松了松皮带,找出雪姿车上的矿泉水,漱了漱口。

车子启动,雪姿拐了个弯,开出了停车场,转头一看,墨恋已经解开了领口衬衫的两颗扣子,浅浅的露出了里衣。

“这位国学大师,有伤风化,你能不能让我集中精神开车?”雪姿忍住了想卧槽的目光。

“反正也没人看!”墨恋觉得有些热,也不管这些,只管自己散热。

“哼,”雪姿冷笑一声,指了指路口的摄像头,淡定的说:“高清摄像头,牌照都能拍清楚了,你这打扮还不是限制级吗?”

“那不是便宜了那些看监控的警察蜀黍?”

“你放过警察叔叔吧,他们看了一天监控了,看到你这大半夜的,还以为是女鬼来了。”雪姿乐了。

墨恋非常不情愿的把衣服拉了起来:“封建保守,这些是思想糟粕。”

雪姿连连称是:“我是糟粕,你是什么?酒糟?你自己闻闻身上的味道,随便路边碰到个什么东西就是糟鸡鸭鱼肉,拿出去卖还能换一点钱。”

墨恋一脸嫌弃,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说话了。车子很快开到了家,雪姿停好车,还是给墨恋开了车门,准备扶她下来。

墨恋一个不小心,被车门绊了一下,摔在了雪姿的怀里,两人抱在一起摔在了地上。

一声闷响,雪姿背着地,皱了皱眉,低头对怀里的墨恋说:“还是喝多了吧?”

“才没有!”

墨恋赌气上楼,雪姿只能在身后跟着,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墨恋突然站住,转头对雪姿说:“阿雪,我喝多了!”

???

雪姿一脸懵逼,你这唱的是哪一出?

墨恋伸手拽住了雪姿的领子,直接转身将她拽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哎~”雪姿应声跟了进去,因为眼前是墨恋,那敏捷的伸手突然变得不好使了,所有的动作在脑子里预演了无数遍,但是全部被否定了。

墨恋一把把雪姿拽了进来之后,用脚关上了门看,将雪姿推靠在墙上,脸红地看着雪姿:“阿雪,我喝醉了~”

“那……那……那……”雪姿一时间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战战兢兢的说:“你想干嘛?”

墨恋点了点头:“想!”

额,不是,这位亲,你把句式理解错了,你把名词理解成动词了!!!

雪姿无奈,看着墨恋炙热直逼的眼神,她咽了咽口水,决定逃脱:“那啥……我给你找个醒酒汤。”

说完她就转头打算逃走,墨恋一把抓住了雪姿的手,扣在墙上,一条腿缓缓 摩挲进雪姿两条腿中间,卡死了雪姿的退路,雪姿顿时脸红,目光呆滞:“门口,阿恋……门口……隔音不好……”

“阿雪,我喝醉了。”

雪姿心里大声呼喊:知道了知道了,一路上就这一句话,还想说多少遍啊!!!

“我要酒后……”墨恋解开了雪姿的上衣口子,将外衣翻下她的肩膀,雪姿脸红到了耳根,根本没有可以应对的方法。

柔软的酥胸就放在墨恋眼前,墨恋亲吻了上去,虽然每天都能靠在这里睡觉,但是今天她的温度尤其的高。

“阿恋……”

“阿雪,都老夫老妻了,你怎么还在害羞?”墨恋将衣服绕到雪姿身后终于将她的两只手都抓住了,她将雪姿摁在墙上,亲吻她的脖颈,雪姿的鸡皮疙瘩顿时全部都苏醒了。

“别……痒……”呼吸声逐渐急促了起来,雪姿仰起头,不淡定的呻吟。但一个没站稳,侧面滑到了地上,终于控制不住和墨恋旖旎了起来。

“对不起,”雪姿道歉,“不应该让你等了这么多年,等人的滋味……真的非常不好。”

墨恋扯掉了雪姿最后的保护:“那你就好好补偿我吧~”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所以即便是这样,晚上喝醉的,早上还是能吃到热腾腾的早餐,穿上漂亮的职业装去上班。

但没喝醉的那个却只能给领导打电话,要求给自己放个一个小时的病假。

嗯?什么病假?

活动量巨大,发烧了。

此为最新章节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