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雪姿和墨恋的日常4-2

墨恋 · 6月1日 · 2021年 · · 242次已读

王璐大吃一惊:“那你还点头答应!”

“我不点头怎么办?等着阮教官用各种体能训练杀了我吗?”雪姿耸了耸肩,无奈叹气,“瞧着吧,入学第一个月就紧急集合两次,这个恶魔有的作了!”

迎面走来了个姑娘,大大的眼睛,正在和同学说着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又蹦又跳,像是一直花丛中的蝴蝶一样从自己的身边飘了过去。

雪姿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飘逸飞舞的长发,和半张笑靥。

有些事情,就像命中注定一样,而有些人的嘴,就像开过光一样。

果不其然,对学生们开始军训的第一天,凌晨三点,紧急集合的铃声以及阮向前的吼声几乎是一起响彻宿舍楼。

“疯了么这是,这喵的还是别人学校,阮向前哪根神经不对啊!”王璐皱着眉头赶紧穿衣服。

“他?根根神经都不对!”雪姿忿忿不平的去开门,正好看到阮向前站在她的门口。

……

时间像是停滞了一样,所有人都几乎变成了慢动作,尴尬的气氛油然而生。

雪姿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两个字:完了!

这下绝对是撞在枪口上了!

还是王璐冲出来的时候撞到了雪姿,这才将她的三魂七魄归位,两人迅速逃离现场,奔向操场。

黑夜里,阮向前站在跑到中间,看着手表,等着列队。

班长慌乱中将队伍整理完,等待阮教官指示。

“张远,梁霄,出列!”阮向前看着手表说。

“是!”张远和梁霄小跑上前,站定。

阮向前斜眼看了一下:“仪容不整,迟到两分钟,操场10圈。”

张远的眼睛逐渐瞪大,刚吸了一口气准备解释一下,就被梁霄拖走了!

“陶宇,赵中,出列!”阮向前拿起手里的名单表格。

“是!”同班又有两个被叫了出去。

“下午在校外抽烟,操场15圈!”

这俩翻了个白眼,叹了一口气,也去跑步了。

“雪姿,王璐!出列!”阮向前合上了手里的名单。

雪姿死心了:虽迟但到!

“是!”回答完毕之后,跑到了队伍最前面站定。

“对紧急集合不满意?”阮向前难得微笑的问,但这笑的雪姿后背发凉。

“不是……没……没……”雪姿有点紧张,说话声音有点发抖,王璐更是闭上眼睛,眼角的泪水都快流下来了。

“不满意就说,我们可以慢慢磨合。”阮向前温柔的拍了拍雪姿的肩膀,声音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高亮:“操场20圈!”

雪姿看了一眼王璐,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位爷有的作了!

其他剩下的没有被点名的同学们,基本也跑了个上气不接下气,整队结束之后,阮向前说:“你们未来将成为的是警察,是正义的化身,是人民期待的光,但你们却要面对这个世界最黑暗的犯罪。有一句话希望你们永远记住:正义可以迟到,但永远都不能缺席。所以,你们将在这条布满荆棘,艰难坎坷的路上上下而求索,却无法后退。”

他立正站定:“所以,我首先敬佩你们愿意选择这条荆棘路,同时也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一生而赶到骄傲。”

阮向前敬了个礼,所有人的心里好像都有那么一点暖暖的,好像刚刚跑步不存在了一样。

阮向前继续说:“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完这条路,希望你们坚持自己的初心,成为真正的光!”

说完这些,天空亮起了鱼肚白,太阳从云端那头跳上来,朝霞扯出了万丈光辉,印在这些“新教官”稚嫩的脸上。

阮向前有那么一瞬像是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也是这样站在操场上,也是和战友们一起,迎接出生的太阳。

每个人都在这一刻好像换发了新生一样,接受了朝阳全新的洗礼,将自己心中的阴霾扫去。新的一天,将他们的心境转变,愿意并誓死要将这条布满荆棘的路开垦到底。

雪姿也是一样的,她在阳光中似乎看到了父母的背影,这将是她追随的方向。

正在感动之际,阮向前高亢的声音再次响起:“全体都有!体能训练开始!”

尼玛刚刚白白感动了!

负重5公里,格斗,擒拿,背摔,匍匐……

折腾完这一套,几乎所有人都认清楚了阮向前“魔鬼”的称号,并且在公安大学期间每分钟都不会忘记!

看着一群体能勉勉强强的男生,和根本没有什么体能的女生,阮向前摇了摇头,挥手解散,这时候他们才注意到学生们已经陆续走进操场了。

“我觉得……”张远喘着粗气说,“阮教官就是为了让这帮孙子好过一点,先把我们累成了狗!”

雪姿斜了一眼:“快闭嘴吧!孙子!”

————————————-

一些来得早的学生看到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教官,两脚发软,以为这就是自己未来要面对的军训,心里打鼓开始想尽一切理由请假。

当然,在教官心里想的,却是如何不让自己成为最后一名。

奖罚分明的好处就在于,为了那么一点蝇头小利,一群人可以内卷到难以置信的程度。

墨恋打着哈欠,拖着迷茫的步伐,撑着例假直不起来的腰,一步三摇的走到了操场,惨白的脸往教官面前一搁,把教官吓了个半死。

“教官,我请假……”声音幽幽的,如同叫魂一样,刚刚经历了魔鬼训练的教官心绪未定,赶紧摆手,让她去休息了。

墨恋如同纸片人一样,飘到了看台上,坐下,托着自己那张没有半分血色的脸,盯着自己班级的动态,弄的同学们有一种看孟婆的感觉。

“雪姿,”王璐追了上来,“你怎么答应了那个魔鬼……你真的要去技能比武吗?”

墨恋抬头看了一眼:诶?原来我们这次还有女教官?

雪姿抱着一大堆的防暑降温药,叹了一口气:“我能有什么办法!”

走过看台的时候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下,药品摔了一地,墨恋原本想弯腰捡的,但奈何浑身上下没有一块骨头和肌肉听自己使唤,还没有捡到距离最近的藿香正气水,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雪姿赶紧把她扶起来,关心的问。

“没事,就是……不太舒服。”墨恋托着腰捂着肚子,样子有点奇怪。

王璐将药品都捡了起来,也过来关心的问:“不然你去阴凉点的地方休息?”

“辅导员不让……”墨恋无奈叹了一口气,“辅导员是个死直男!”

这句话倒是把雪姿和王璐给逗笑了,这个话,直接搬来形容阮向前也是没有问题的。

“那你先休息休息,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找你们教官。”雪姿接过王璐手上的药品,又嘱咐了一句,继续向前走。

没几步路之后,她回头看了一眼。

原来就是那天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是那张笑靥。

那是多么美好的人生啊。

她转过头,看着王璐:“你说,这些学生毕业了,会去干什么呢?”

王璐被说的有点摸不着头脑:“大概是去公司里工作吧。”

“那也挺好的哈?”雪姿露出了向往的眼神,王璐赶紧把她拉回现实:“你算了吧,你已经是阮队的掌中之物,还想有那样的好日子?”

那样的好日子……

雪姿的眼神略显黯淡,不过还是微笑着说:“也许,我们也有那样的好日子呢!”

王璐嫌弃的笑了笑,两人说笑着干活儿去了。

这也许是一次命运的交集,也许是老天在玩适配的游戏,她们几度擦肩,回眸,相互搀扶,都变成了以后走到一起的巧合。

本站为《归家》首发独家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