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文斯纪事

《埃文斯纪事》日记其一

墨恋 · 11月10日 · 2020年 · · 249次已读

编者注:本篇写于希德纪743年3月,此时作者埃文斯. 梅列欧弗莱尔斯先生正值十八岁,作为曼恩努特别顾问在游旅途中造访奥苏米尔。

我本来以为奥赫不利丹已经够冷了,没想到奥苏米尔比它还要冷。

不仅冷,而且干燥,让我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干燥。

奥赫不利丹的冷是让人能够抻出脖子享受寒风沐浴的舒爽,隐隐带点海岛湿润空气的绒嘟嘟的感觉。而这儿?简直要把我的鼻毛都给冻上!

又干又冷的风刺得我鼻腔发痒,刚下船不到半天我就已经打了二十三个喷嚏了。

刚才是第二十四个。

而我没有带治喷嚏的药水,也没有带鼻塞,失策,但不能怪我,我没有什么单独旅行的经验。

自我十岁起,我就没有离开过曼恩努远东诺指城的城堡,每天的消遣无外乎趴在高山顶的高塔顶上看松林:雪下的松林、阳光下的松林、雨中的松林、风声穿过的松林、黄昏时的松林、群鸟归巢时的松林。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娱乐,我不敢告诉伊莉卡.梅勒斯汀,尽管我觉得她一直都知道,并在纵容我的这种忙里偷闲。

然而她却是囚禁我的罪魁祸首,我在环城时她就对我十分严格,每天都布置超量的功课,逼着我学完,辅以恐怖的格斗与法术应用练习。

每天我都在想:干脆死在训练场上吧。然后有一次我真的差点死了,大概在七岁左右,肺病发作。

可惜我的外祖母是最好的巫医,我最终还是被治好了,但留下了病根,偶尔呼吸时会感到痛苦,这就是我对不合口味的空气深恶痛疾的原因。

等我完成了基本学业,她就把我带到了远东瞭望塔,在那之后再也不放我出门。

我当然知道那是座军事基地,可这不是软禁我的理由。

每次想起这些我都想要咒骂她,她的变态教育模式让我深受毒害。

我当然没有长成连狗和白水兽都分不清的傻瓜。哪怕我从没见过他们的活物, 也能一字不差地背出它们的种类。

可归根结底,我是个生活上的残废,我不懂该怎么活着,怎么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唯一值得我感谢的是她教给我的白雪原呼吸法,让冰冷的空气疏通我的思维,不再只是单纯地难捱。

刚下船时我的头脑异乎寻常地清醒,简直可以听到铁堡周遭的裙带村庄中遥远的犬吠,或是港口正在结冰的水面下鱼的呼吸声。

寒冷从来都不是问题,但是这里的干燥无疑是加剧我咳嗽的罪魁祸首。自从我踏上昆古德半岛,喉咙中就一直有种奇异的痛痒和黏糊感,像有人往我气管里塞了根狗尾草,胸口也偶尔感到闷痛。

每天我都在祈祷不要再让肺病发作,我带了药草,但可能不够。

我不希望刚逃离远东城那个魔窟就被遣送回家。伊莉卡. 梅勒斯汀女士对我的出行从一开始就抱有反对态度,她认为我不出三天就会因为缺衣少食和疾病缠身回到曼恩努,现在正是第三天,顺从她的意愿和预料都会让我非常痛苦。

昨夜我有些低烧,可能是因为空腹的缘故,呆在温暖的炉火边让我无法思考,把自己埋进雪里又不利于健康。

我问过客栈老板,据此最近的奥苏米尔铁堡有大概四天的路程,除了驯鹿拉的雪橇,这个季节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供我搭乘,而且雪橇也只能走到距铁堡二十里的邮驿站。

昆古德的居民和奥苏米尔的魔法师都是米尔人,他们的关系相比梅巫和奥赫布里丹群岛国的岛民要亲近很多。

但依旧没有多少人敢肆意出入铁堡,那里虽说不是禁地,对米尔人来说照样是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不过他们从不避讳谈论奥苏米尔的趣闻轶事,认为高傲的魔法师们不屑于偷听他们的言论,更懒得找他们的麻烦。

对那些有意去铁堡拜访的使者,他们也乐得提供帮助。

米尔人非常热情好客,哪怕帮倒忙,也固执地一定要帮。听说我有去铁堡的意向后,客栈老板说他可以给我一张地图,不过那是二十年前的了。

我觉得没问题,二十年的时间不会让河流和森林倒换位置。

或者,老板又向我提议,他正在等待一位老朋友,每年的这时候他都要经由此地前往北方,也许正好和我顺路。

他向我保证那会是一位出色的向导,奥苏米尔的每一寸土地没有他不熟悉的,他曾经翻越昆古德半岛的每一座山脉,穿过所有的森林,顺着河流寻找他们的源头,最后从夏恩河漂流入海测量曲折的海岸线。

他把那位朋友吹得天花乱坠,我不禁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譬如假扮向导绑架过路旅客然后收赎金分红之类,在我的家乡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但我得承认,他成功钓起了我的胃口:“那么你说的这位向导,他既然是个自由自在的旅行家,又为什么要每年回来呢?”

“因为奥苏米尔铁堡以北有一棵枫树,他称它为老朋友,每年到落叶的季节他就要来看它。挺古怪不是?他是个怪人,但旅行家都挺怪的,而且他人不错,你们会相处好的。”

“我听说过枯而不死的万年枫,米尔人把它视为神圣。”

“不不,不是所有的米尔人。”

说到这里,他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让我感受到了隐瞒的意味。看来那位旅客自有他的特别之处,但我受不了老板的卖关子,我压根不想让他得逞。所以干脆不去问他。

我告诉老板我愿意等待他的那位主顾,如果我要前往铁堡,还是有一位可靠的向导比较稳妥。

毕竟我是个货真价实的外乡人,一个奥赫不利丹土生土长的梅巫。

梅巫是邪恶的魔法师,恶贯满盈,杀人不眨眼。我特地咬重了最后的字眼,好警告老板别想打我的注意。

出门在外,警惕为妙,何况是我这种没有什么经验的小灰背隼。

本站为《埃文斯纪事》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