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文斯纪事

《埃文斯纪事》序

墨恋 · 11月10日 · 2020年 · · 220次已读

——谨以此篇献给我敬爱的老师埃文斯. 梅列欧弗莱尔斯,以及他毕生追逐而终未获得的自由。

当伊莉卡女士委托我整理埃文斯. 梅列欧弗莱尔斯先生的笔记时,我的内心是充满惶恐与悲伤的。

作为读者的诸位想必记得,五日之后的地灵节是先生为地灵拟态计划献身的日子,他用自己的死亡换来外敌的戒惧和曼恩努的兴盛。

六年前的今日,埃文斯先生在环城拟态建成实验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为自己的生命预定了终结的期限。地灵节当晚,先生平静地迈入环城地灵坛,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生命。

盖亚拟态世界的巨树从他的身体中萌发,连通中城的希德拟态与湖城的镜宫,建成史无前例的强大拟态端。它的枝叶荫庇着环城、湖城、中城、诺指城、心城以及无所计数的奥赫布里丹诸岛,震慑北方蠢蠢欲动的米尔人与东方如狼似虎的费罗洛多,换来曼恩努氏族六年以来的和平与安宁。

即便诸位不记得或全然不知以上事迹,为时三周的狂欢节也会提醒诸位:曾有一位巨人因你们而死。

我不敢对诸位的狂欢享乐抱有异议,但我也同样无法违心否认,这一节日使我痛苦万分。

它将我陈旧的伤口翻开,刺出崭新的血来。至今我仍无法彻底从先生离世带来的悲痛中彻底走出,因此聆听笑声的每一日对我而言都是无比的折磨。

而翻阅并整理先生的日记,更无异于将我挖心剖腹。

我曾请求伊莉卡女士将这一重任委以别人,以免触碰这些年来我一直规避的禁地。我并非老师唯一的学生,尽管我相信不会有人比我更加爱他,但堪当此任的人才定然大有人在。

然而这位令人尊敬的女士一味的坚持最终使我妥协。

即便在我声称“作为编者若要对读者诚实则无法避免辱骂曼恩努”的前提下,她也以“那正是我想要的”作为回答。

我感激她的宽容,这让我不得不说服自己接受这一任务,我同样渴望看到先生的事迹为人所称道,哪怕先生在世时已斩获诸多赞誉,我仍不介意在纪念碑石与纪念像上密密麻麻地刻满他的故事,或者说,传奇。

埃文斯. 梅列欧弗莱尔斯先生是曼恩努最杰出的魔法师之一,也是唯一一位获得尊称却没有进入圆心元老会的教授。

先生生于希德纪725年,是尊贵的圆心首席女士伊莉卡·梅勒斯汀的外孙,前曼恩努统领安蒂娜·梅勒斯和费罗洛多的贝尔芬格的联姻的结晶,梅勒斯汀女士亲自教养的天才。

尽管体弱多病,他仍跟随梅勒斯汀女士时时出入环城与诺指城,见多识广,学识渊博。

十四岁时他锻造出自己的处女作——复合魔杖“长夜”,其构造之精巧令圆心首席女士亦赞叹不已,随后这支黑金刚石与鹿角铳枪结合的武器陪伴着他度过出使奥苏米尔的六度春秋。

而后他回到曼恩努诺指城,正值壮年,却将同辈人追逐的地位与名誉抛之脑后,开始了长达三年的隐居,直到诺指城学府不公的风气叩响他的门扉。

他再度出山,收养学徒,将毕生所学倾囊倒出,在诺指城教育者的泥沼中开辟出一方沃土。

在此期间他始终保持与环城圆心元老会的通信,参与希德和瑟尔德兰两大拟态的维持工作,为加固拟态通路、扩张拟态维度、缩减灰色局域作出了杰出贡献。元老会一度意图授予他元老席位,他婉拒了,自认为病体羸弱,难当此任。

但当伊莉卡.梅勒斯汀女士提出的地灵拟态化身计划被圆心元老会批准后,他却主动请缨,甘愿成为献身者,化身拟态世界的根系。

“女士,您知道没人比我更加合适。”

他如是说着,将死亡带来的恐惧踏入地底。

埃文斯先生一生淡泊名利,醉心学术,拥有最典型的梅巫作风,他的人生值得被世人品读,更应该被世人铭记。

本书的众多篇幅大多数直接采自埃文斯先生的记忆刻写,其余的来自他的手稿与日记,在先生隐居前的事迹中尤其如此。

我在后半段加入了自己对先生的回忆,以便疏解我胸中难以抑制的情感,倘若读者认为这使先生的形象有所失真,那尽是我的责任。

埃文斯. 梅列欧弗莱尔斯先生离开了我们,飞向了闪耀的群星。

加拉哈德. 特斯里. 梅勒斯坦因
于费罗洛多
希德纪774年11月18日

没有上一章

本站为《埃文斯纪事》授权网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他用

0 条回应